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三点钟的你  

 作者:红弋

也许我会在东南西北的任何地方,但你会一直在我心的正中央。



————————杀人不过头点地爱你却要下地狱的分割线


胡芸是个怪人,这常常让别人以为她是个坏人。

比如过马路的时候,她不会提醒身边调皮的孩子可能有危险,而是泰然自若地拿起相机拍下这个画面。

程度说,你这样很容易被人误会啊。

胡芸看着手里的底片,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容被永远定格,“懒得和无聊的人类解释。”

在她眼里,艺术才是一切。

程度是她的前任,要说为什么变成了ex,理由大概也逃不开这条。

现在他身份不敏感,和她说这话题,又被呛得不知道怎么回声。

胡芸很年轻,年轻得没有吃过亏受过苦的类型。她年轻并不影响她出名,二十岁刚出头的年纪,已经拿下国内大大小小十几个摄影大奖。

今年又打算出一套新的摄影集,主题却迟迟定不下来。程度建议:去非洲大草原或亚马逊森林拍动物吧,以你的技术,回来又是一个奖。她嗤笑,你让我去拍别人拍过的破烂?她绝不拍别人拍过的东西,这也是业内出了名的。

每次她的作品一出来,总是惊艳四座。

这次程度不敢苟同,明明是怕被蚊子咬了全身过敏去不了吧。但他可不敢直截了当说,哪怕开玩笑也不行。

两个人离得很近,但程度知道,两人离得很远。

胡芸坐在他左边,穿着与普通女孩并无二致,走在街上,很难将她与摄影师联系起来。

程度瞥了一眼她胸前的肉,一点长进也没有,不巧胡芸全收入眼底,给了他一个狠狠的目光。

他赶紧将目光转移到电视节目上,主持人字正腔圆地报道着本地一起半年最大扫黄案。

他不由得感叹起世态炎凉,怎么都干这行了,胡芸,你要是干这行,得饿死。他也不知道怎么头脑一热,把后面一句也带出来了。

胡芸整理底片的手一顿,吓得他赶紧跳开。胡芸这次没有揍他,而是出乎意料地说了一句:有了。


——————————世上有你才有了我的分割线


任焘已经搬来D市半年了,但完全没有适应这里,包括气候,人,以及随时可能忘记的时间。

何莎莉给他做好了早餐,敲了敲他的房门,提醒他要迟到了。

十七岁的任焘即刻精神饱满,今天是月试,他一直都记着。

嘴里喝着热好的牛奶,脑子里却一遍一遍过着昨晚的试题,何莎莉端着小豆沙包给他,他也能很快接过,并说一声谢谢。

出门的时候,外面阴沉沉的,似乎有下雨的趋势,他刚想去拿放在房间里的伞,一转身,青色的伞已经近在眼前。

快到学校的时候遇到了同班同学孟婷婷和沙伟,说了一些与今天考试相关的话,就已经快九点了。

试卷刚发下来,雨就感应般下了起来,没有征兆地突然暴雨,让应试的他心情不免烦躁,写题的手仿佛也被打湿了。

两个半小时过得很慢,耳边雨声刷刷,令答题声顿时黯然,任焘不紧不慢地答着题,只希望这恼人的坏天气快点过去。

下午考物理的时候,雨终于收起了翅膀。任焘的心情也舒畅不少,一时间时间过得也分快起来。

四点五十,终于一天结束,任焘有条不紊地收拾好文具,孟婷婷与他一个考场,叫住他,“明天考完大家一起聚聚吧。”

他一笑,窗外雨后的阳光一下子照了进来,让他的脸温暖又柔和。“明天我还有点事,就不去了。”

没想到他会拒绝,孟婷婷一愣,说了句没关系就背起书包走了。

第二天的阳光让人分外满足,任焘在答题铃声响起的那一刻,飞也似地跑出考场,让监考老师的眼睛措手不及。

其实还五点不到,但他好像就是等不了了。明明还有那么久,但他觉得时间一下变得很少很快。

快到他真想一夜长大。

虽然没有去成聚会,却已经和妈妈打招呼说今天因为聚会会晚点回家,任家思想开明,又是男孩子,晚点是多久也没有再问,反而说太晚可以在同学家睡。这让他分外心安平静。
他在市区转了好久,买了些东西,放在包里,打算待会拿来用。


————————当你来临我反而感到害怕的分割线


胡芸浓妆艳抹地站在西区郊外的一栋楼前,眼神不屑,胸前无肉却大胆袒露一半,令不少人都在她眼前驻足。

男人,总喜欢来点不一样的。

她的笑生来带着邪魅,程度曾说,他就是一眼陷入她的笑里。

此刻,在妆容的衬托下,更显妖冶。

她在等人。

她知道他会来的,所以无论谁邀请她,她都直接拒绝。

这一行,还是多少讲究一点规矩的,明码标价,本人不答应就不达成交易。

男人们悻悻离开。

凌晨三点,她等的人才终于来了。确切地说,她让他三点来。

她等久了,自己反而不耐烦了,中途给许多人打了电话发牢骚,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罢休。

早知道不定那个该死的时间了。

胡芸挤出一个笑容,你来了。

他点点头,任由她牵着他,如同牵线木偶一般跟着她走,没有灵魂。

他早就睡意朦胧,三点钟等一场约会,实在耗费精力。

胡芸把他带到一个房间里,很小很乱,一点没有被收拾的痕迹。

“你不是第一个上来的男人,不,”她突然想到什么,笑了一下,这笑很快融化了他,“你还算不上男人。”

后面这一句似乎令他很不快,“我很快就成年了。”

她吻他,他的鼻子如此青春有活力,呼出来的空气都充满热忱。他攥紧了包里的东西,全被她看在眼里。“这是什么?”她看到了,就问了出来。

他脸刷地红了下来,“没,没什么。”

她也不继续追问,而是更用力地吻他,吻他尚未给别人迎送过的脸颊,吻他说过爱她的眼睛。

他的世界瞬间崩塌,没有语言,不需要时间,青春是徒劳的,耳朵也会说出话来。

等他意识恢复过来的时候,他曾紧紧攥在手里的东西已经换了主人,她乐不可支地看着他,“人不可貌相啊。”

他试图去抢,没有成功,有些气馁。她却一下子物归原主,“我就是想见见你。”他的意识与身体早已经腾云驾雾去了,她却只说想见见他。

“在凌晨三点钟?”他反问道。

她点点头,“因为我是这个点出生的。”

他一下子又回到柔软的云朵里,整个身体轻飘飘的,没有落脚点。

她给他整理五官,让他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他羞赧一笑,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今晚和妈妈说谎了。”

“嗯”他答得平常,好像说谎是常态。

“今天是你的生日吗?”他开口问。

她哈哈大笑,“神的孩子都很笨。”显然不是。

他也没有不开心,身体倒在这张复杂的床上,心却早就锁定了她。

她将他的手带向自己,“想不想试试?”他的眼前,是一半裸露的世界。

他的声音与动作都是颤抖的,大脑失去反射能力,楞楞地点了点头。

那是一个未知的世界,她是一座魔法城堡,他是第几个魔法师呢?

“怎么样?”她的声音闷闷的,痒痒的,像昨天下过雨的空气。他不知如何回答,想了半天想出几个字,“像云朵。”

她却嘟囔,“难怪程度说我没长进。”他问,程度是谁。

她答,我以前的男人。他突然有些不高兴,并直接暴露出来,她反而简单,“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就敢来找我?”羞愧难当的他别过脸不看她,是怕她伤心受挫,是怕她不再理他。

“不是的。”他只好遵从自己的内心,却想不出接下来该说什么。

“不是就好。”她的语气是轻松的,一下子解放了他。


——————怯懦,想象,都是这样变复杂的的分割线


三个月后,胡芸如愿以偿地拍完了一组以“风尘女”为主题的影片,并在业内引来一阵叫好声。

再次见到程度的时候,她的精神状态明显很好。

“哟,你这是角色演得太投入了吧。”程度又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嗯,研究表明,单身太久的男人容易,”她刻意不说接下来的话,而是走近了贴在他耳旁,说了两个字。

“你这哪里听来的歪门邪道。”程度气极,本想在口头上胜过她,却忘了他从来都是手下败将。

胡芸根本不理会他,待会的颁奖典礼,她也不想出席了,趁着现在人不多,没被抓包,她赶紧出逃。

十一月的D城微风拂面如爱人的手,胡芸穿着最普通的针织衫走在街头,此刻,她要去见他。

这是一个临时约会,也是意料之中的约会。

她一个人来到中心广场,就已经看见了人群中的他,瘦瘦的,高高的,戴着眼镜,却没发现不远处的她。

她好像很欣喜,又好像很害怕,但还是走了过去,拍怕他的肩膀,骨头硬得怕人。

那人一下子抱住她,“还好你没事。还好你没事。”他的文化竟然此刻只能容他反复咀嚼这五个字给她,嚼不烂,她也听不厌。

胡芸甚至是幸福,胆战的幸福,不知是否短暂,也许是的,但那句话像一个永恒。

她看见他的脸因为担心,彷徨,不知所措,一瞬间的喜悦交织变得很美,如此年轻如此美。

等到后来,两人开始平静地对话,“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她明知故问,“你看到那条新闻了?”现在成了本市最热门的新闻,他不可能不关注,更何况有她牵涉其中。

他点点头,目光沉下去又亮起来,“见到你没事才真的放心。”

她捉弄他,“多亏我丈夫有先见之明,没让我去,不然,可不就是倒了大霉了。”

D城此刻秋风未落,几句话轻轻扬扬趴在他耳边,热热的,湿湿的,好像随时能遇见一场大雨。

两人随即说着该去哪里,她恶作剧地道,“去你家吧。”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真的?”

胡芸点头以示确定,“今天星期二你却跑到课堂外面。胡老师是该和你家长探讨探讨这个问题了。”

她被自己的一本正经逗笑了,拉着他就要去他家。

家里有没有人,他最清楚了,任由她牵着,好像是那天她牵着他畅游城堡一样。

两人回家,果然没人。

她来来回回看着他的生活,细致而明亮,活力而饱满,这是她稀缺的一角,将由他填满。

他还记得那天,他回家晚了些,走在路上却遇见了几个流氓,向他打劫财务,他只能慌不择路地乱跑,谁知走入了禁区。为了逃脱,管不了那么许多,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跑,却不料被人拦下。

一个刻意化得花枝招展遮挡花容月貌的女人。

她霸气地挡在他前面,“哟,小兔崽子们,可以啊,这大佬多得是,明哥,今儿个有人欺负我弟弟,怎么着吧?”

被称作明哥的男子很快带着几个人前来,成年男子与乳臭未干的对决,从来都不会开始。

那天,她成了他的英雄。

程度的电话不断地打来,她一个也没接,粗暴地回过去两个字。

“谁找你?”他表示好奇。

“前夫。还要我给他生孩子。”

她笑得花枝乱颤,如果在画展上,她会笑得如沐春风。

“你怎么说?”

“我说,我得考虑考虑?”

“哦?”

“你说呢?”

“我会说,不要。”

胡芸的确,她又花容失色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