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春夏秋冬的你  

 作者:红弋

那天王姬站在细雨微润的南方小城,看着面前越来越近的少年,目光炽热。

他的面庞犹如那时的青涩,但你已经看不到稚嫩的痕迹,一身得体的衣服衬得身体颀长,海蓝衬衫领上一张熟悉的脸,将世俗的所有都隔远。

世界遥遥无期,而你近在眼前。

张昀奇的声音并不独特,在他很熟稔地伸出手来拍打王姬的肩膀之后,她才将神色专注在他的一切上。

“居然认不出我了,太可恶了。”他做势要去揉她的头发,现在已经是飘飘仙子的长度。

王姬记得他那恶狠狠的表情,在夏天午后漫长又短促的嬉戏里,她得到张叔叔的首肯去接触那遥不可及的电视机时,他的眼神就会发出不友善的信号。

她也不躲,一只年轻有力的手燃上她的发,“行啊臭小子,敢这么和姐姐说话,要死啊你”

“小时候叫你一声姐那都是被我爸逼的。”看看,他就是这么别扭。

小的时候,是啊,王姬和张昀奇认识的根源,要从遥远的时光说起。那时候王姬的父亲因为单位调动的关系,举家搬到了千里之外的相城。于是,小王姬在妈妈口中的听到的雪白世界变成了一个伞裙飞舞的新地。

下雨天她的小腿必定是要溅湿的,母亲性格温和,每次都给她洗得白净靓丽,在阳光下永远有活力。这个时候,她总会得到一个差事,去张昀奇家给他做伴。

“张昀奇,我妈妈做了好吃的南瓜粥和毛豆,要不要吃?”张昀奇定定地坐在沙发里,上半身穿着那件淡绿色的T恤,看也不看她。

她把一篮子的吃食放在他的眼前,两个圆溜溜的眼睛呆呆地看着他,“你不想和我玩吗?”

他很奇怪,一到下雨天,就会哭鼻子,妈妈说那是因为他害怕,哼,胆小鬼,还没一个女孩子勇敢。

张昀奇显然一点和她玩的兴趣也没有,他的双眼浸满了潮湿的情绪,小王姬第一次看到时,竟也心生悲伤。

更大一点的时候,王姬已经能够明白,张昀奇的难过,都是源于小时候奶奶在雷雨天逝去的意外。

“喂,张昀奇,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动我的头发!”她气呼呼地警告男孩离她远一点。

十一岁的张昀奇毫无放弃之意,反而玩的更欢脱,抓住一根细丝绸扯下,疼得飞奔的女孩表情扭曲。

十二岁的王姬第一次泪眼婆娑地在理发店减去了自己心爱的头发,变成了一个假小子模样。

张昀奇的乐趣丝毫没有因此减少,他会在她喝水的杯子里撒一撮盐,看她猛然吐掉的表情偷笑。

王姬警告他:我要告诉张叔叔。

在张昀奇的眼里,王姬才是个爱哭鬼。不就是一个毛绒玩具丢了吗,有必要哭得撕心裂肺?

他在偷跑到库房里拿起那只毛绒兔时,一点也没有想还给她的意思,他摸摸自己的屁股,现在还疼着呢。

所以,张昀奇对告状这一说辞颇存敬畏之心,每次爸爸都告诉他:王姬是姐姐,不可以欺负。

从生理上说,王姬呱呱坠地的时间比张昀奇早三个月零八天,叫一声姐姐不足为奇,加上两家这么多年的邻里关系,更不奇怪。

可少年的心总不甘愿妥协,饶是对着自己的亲姐姐,也是要直呼其名,更何况是讨厌的王姬。

于是,张昀奇在更早的时候学会了阳奉阴违这个成语,并运用得出神入化。在长辈面前,他会不情愿的喊出一句“姐姐好”在同班同学面前,他照样对她恶作剧,无法无天。

王姬说:“我现在不和张叔叔告状了,我是大孩子,不和小孩子一般计较。”张昀奇不以为然,“十八岁以后我们才算真的长大,现在嘛,都一样,是爸爸妈妈眼中的熊孩子。”

事实上,王姬早在几个月前已经远离了熊孩子这个帮派,她光荣的升学初中,不再和张昀奇一个学校了。

住校生活是新奇而陌生的,王姬的心底却是无比快乐,因为她终于要独立生活了,这对许多孩子或许是难熬的过渡,于王姬,却是盼望已久。她可以更自在地认识新同学新朋友,和他们讨论喜欢的电影明星,分享今天在课外读物上看到的笑话,一起去图书室借阅资料,一起做共同喜欢的事。

而张昀奇的生活呢,也无多大改变,该罚站还是罚站,该得六十几分还是那么多,唯一变化的,是放学后一个人回家的路。爸爸告诉他,明年秋天,要是不出意外,他勉强可以顺利进相城c中。

秋天,在张昀奇的记忆里,是和分别有关的。

六岁的时候,奶奶在秋风萧瑟的雨夜突发脑溢血去世,再也不能陪他长大

而十三岁的秋天,张昀奇再次和王姬相遇。

他的分数搭上c中分数线的末班车,好说歹说没让爸爸操心,顺利入读。

王姬彼时已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连续几次其中末考试都稳居校级第一的宝座,这个成绩足以让所有人知道王姬这个女孩。

张昀奇嗤之以鼻,“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个爱哭鬼。”

他还很不高兴一点,爸妈让他在学校多向王姬学习,两个人放假像以前一样一起回家。王姬同样不情不愿,她好不容易插上自由的翅膀,现在要多一个麻烦,很是头疼。

张昀奇成绩不好,考试不及格之后,张叔叔总是拜托她好好帮着辅导辅导,要是小时候她觉得张昀奇还算乖,还能招架,现在可是难搞得很。

“我有那么招人讨厌吗?”张昀奇吃着香喷喷的烤串,口吃不清地问。王姬一条条数着他的罪行,心里乐不可支,“简直是磨人的小妖精。”这么一说,张昀奇不乐意了,“忘恩负义的家伙,要不是我帮你,不知道出糗多少次了,不谢我就算了,还挖苦我,真是好心都被狗吃了。”

上帝作证,张昀奇说的句句属实。

那年暮春时节,学校因台风天气临时放假三天。两个人呼哧呼哧地跑到汽车站搭车回家,跑到一半,张昀奇突然叫住她,“王姬,你……”他脸惊得通红,口因为不知道怎么说而张张合合。“怎么了?”王姬急着赶车,突然被叫住,也是不明所以。“你的裤子,怪怪的。”张昀奇跑到她身边,小声说道。王姬后知后觉地感觉到,自己例假来了,而且很不友好的,连累了她的裤子。

她脑子滴溜溜地转,一下子就把那小子的外套拽下来别在腰间,在他一阵错愕中又说道,“小奇子,帮我个忙。”张昀奇一个警觉跳开几步,方才他已经意识到,眼前的她是经历了课本中叫做“例假”的东西,那裤子上的痕迹不就是证据吗?她不会让他去给她买那什么吧?咳咳。“帮我买个东西,你懂的。”

眼神与声音同样邪恶。

他的内心是拒绝的,但看着尴尬的她,还是点了点头。

在小卖部门口,他迟疑了一下,走了进去。里面人不多,只几个学生在里面买零食。他装模作样地拿了几包零食,然后暴风地拿了一包姨妈巾,快速跑到收银区,想快点结束这场战斗。“小伙子,给女朋友买的?”老板刷着条码,声音却幽幽地传入他的耳中。

他赶紧辩解,“给,给姐姐买的。”这时候觉得这称呼真是救命稻草。老板娘给出一个你真懂事的表情,“好了,三十三块五。”他迅速从口袋里掏出钱,飞快的离开。台风过后返校,“张昀奇给媳妇买生理用品”的消息就传开了。

“哈哈哈,太好玩了。”媳妇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张昀奇白眼:“白眼狼。”媳妇收住笑意,“好了好了不笑你了,这不来看你了吗?”

明明是他不远千里来看她。

“这都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你可得当好导游,不能辜负我这车票钱。”他说得可怜又好笑,王姬险些又绷不住。

“没问题啊。不过现在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他皱眉,“什么问题。”

“国庆节出游人数过多,所有宾馆都被提前订满了。”

“我是来住酒店的啊,再不然和你一起啊,我不介意。”狡黠而年轻的脸,怎么就是那么怪呢。

可是她介意。

“走啊。”说到住酒店,他都把东西拿好准备走了。

二十分钟后两人打车到了某快捷酒店楼下,张昀奇脸一垮,“不是吧??”王姬对自己的安排很是满意,径直走了进去。

两人来到七楼西角的一间房内,这里王姬早看过了,空调电视热水一应俱全,对付几天是没问题的。

张昀奇身体往床上一放,轻叹一口气。“怎么了?”王姬坐下,把被挤皱的床单抹平。

“你说你待会还回学校?”现在都十点多了。

“是啊,放假不门禁,待会回去也不晚。”王姬轻松作答。

“我一个人睡觉会冷的。”二十岁的张昀奇试图撒娇,一开口成熟的声线已经不足以达到目的。

王姬把空调开到二十六℃,“这样就不会了。”

“哎呀,小时候又不是没一起睡过,怕什么。”

二十一岁的王姬顺势往床上一栽,“嗯,我记得那时候你可乖了。”六岁的张昀奇,还没有从奶奶去世的悲伤中走出来,南方的冬天就气势汹汹地来了。

放学回家他坐在窗前看外面变冷的天,等下班回家的爸爸,等买菜回家的妈妈。王姬一个小脑袋钻进来,“有人吗?”她手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饺子,这是妈妈新包的,说给新邻居尝尝。

他一侧首,看到被包在粉红棉衣下的她,脸红扑扑的,嘴里哈着气,眼前的东西冒着热气。

“我妈妈包的饺子可好吃了,你快来吃。”她拉着他的手,两个人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像两个小大人似的伸手直接去拿碗里的饺子。

吃饱了,小孩子的困意绻绻袭来,醒来时,双方父母都安静地看着两个孩子。碗里空空如也。

外面的天依旧寒冷,哈一口气在卧室或阳台的玻璃上,都能闻见冬天的味道。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