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作者:天涯过客

日本文学的某个角落升起两个月亮,一大一小。中国体制的某个夹缝钻出两个异端,一瘦一胖。当然,讨论权力,给自己的虚伪贴一张封条,落款1984年1月1日,也未尝不可。可惜,我们当时都太苍老了。

漆黑的空间响彻一声大字组的A音,如同湖心有一只鲸鱼吐出一个大泡泡。二楼的光照上来。想从光中逃出,只能跳文明湖。

但是96说,跳文明湖是不文明的。

我说,我有个经历,跟你这话有点相同旨趣。

96说,什么经历?

我说,上次来的时候,我在学一首歌,7班的友人M问我,听的什么歌,我说,F..k you。

当时,友人M噘了噘嘴,嗯了一声(音调上扬,时长两拍),然后就走了。剩下我一个人敲前奏。

96说,哈哈哈哈哈,你怎么那样?

96的质问仿佛一句王维的五绝,中有千千结。

我说,那首歌就叫『F..k you』啊,Lily Allen唱的。

96说,哈哈哈哈哈哈哈,你TM真的可以!

96的疑惑又成了一句九流七律,不知所云。

第二天,该吊儿郎当的,从不小二郎,那就是我们的时光。

化学课试管爆炸,浓硫酸飞溅,我不幸酸到,96说,我们去游泳吧。

余先生听到了,说,我也想去。

这位余先生,号日辰居士,住在西边的宿舍楼2栋,常忘却自我,自称南唐后主。所以,余先生上楼的时候,必需“无言”,床铺上也盖着“罗衾”,实则美术教室的帆布。

我偷问96,你准备带他吗?

96说,法不责众,多一个保险。

出了校门,遇到高一的历史老师,历史老师是个和蔼的人,他问,你们三个去哪里啊?

96指着我说,陪他去医院检查,他的手被浓硫酸腐蚀了。

历史老师说,那就好,只要不被资本主义文化腐蚀就可以了。

我们在海惠路坐5路公交车,到了终点站:圣境山。圣境山以南一公里是圣境湖。放眼望去,草木可作美人,山水可享晚年。谁谁谁梦游的仙境也无法与之比拟。

96说,啊——真美。

余先生说,让我们享受天人合一之乐吧。

我的情调还来不及调到与他们等高,就掉了一地污染山林的鸡皮疙瘩。

幼稚好像禽流感,总沾染那好高骛远的鸟。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