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刻画“皮囊”,想象“活着”  

 作者:素庵

在读蔡崇达的《皮囊》之前,我读到的是韩寒在看完《皮囊》后写下的话:“好的文字往往带给人两种阅读感受,一口气读完或者舍不得读完。”韩寒还说:“这本书他写了很久,我希望自己能读更久。慢一些,不争一些,也许得到更多,到达更快。”读完《皮囊》后,我才明白韩寒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在读《皮囊》的过程中,我既巴不得一口气把它读完,因为我已经许久没有读过如此尖锐的文字,它像一把尖刀,不偏不倚,直插进我心灵深处,划开心脏那一刹那,看着血汩汩流出,我却心甘情愿毫不抵抗;可是我也舍不得一口气把它读完,我害怕一旦没有了如此让我疼痛的文字后,我会慌得手足无措,会觉得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是这般苍凉、萧索。

不到十五万字的《皮囊》,我却无法对其进行归类,我不知道它是小说,还是散文,或是其他。但是我不曾为自己无法对其进行文体归类而感到羞耻,因为我觉得它是被蔡崇达痛着心、泣着血写出来的。它是小说,还是散文,或该归属为其他文体,变得一点儿都不重要了。在浩瀚的文学作品堆里,《皮囊》无论是从技能还是从表达上来说都算不得是最优秀的作品,但《皮囊》里无数的字、无数的词、无数的句子、无数的情结,都深深烙刻在了我心底。在许多个瞬间,我都有过要将这些美丽的句子背诵下来的冲动。

读完《皮囊》,也思考了许久,突然之间,我想到了锋哥的那个邀约。

前段时间,收到文学启蒙师友锋哥的邀约,让我抽空去给他的学生讲一下我的“成功经验”和“人生体验”。听到这话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原因很简单:我这个贴着“学术型硕士研究生”标签的“大大学生”,既没能爱上学术,也不喜欢“研”,不喜欢“究”,只喜欢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然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胡说、胡写;虽然自己喜欢搞自由创作,却连一本诗集,一本小说也没出过,也没有受到某某名家的赏识,只是写着一些分行的句子和一些年少无知时的伤感故事罢了(当然,现在也还很无知!)。所以,这成为了我当时拒绝锋哥的第一个理由。至于“人生体验”,我虽然已经25岁,可是确实还没弄明白人生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我连自己也没有活明白,就这样浑浑噩噩去给师弟师妹讲人生,岂不是要抱愧终生?!出于这两个原因,我拒绝了锋哥的邀约。可是过了很久,在重新思考锋哥的话后,我还是对锋哥说,我愿意去给师弟师妹分享我的人生经历,可是只是分享,绝非“传道”、“授业”、“解惑”。

我想,我虽然尚未成功,可是我却从未放弃过我人生的终极目标;我虽然还在失败,可我还能对着惨淡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发笑。无论是泣血,还是疼痛,我都还在写。而且,我还认为,写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有一种快感,就像医生拿着手术刀在进行解剖。所不同的是,医生解剖的是病人,而我解剖的是病态的自己、病态的他人和病态的世界。将这种解剖的快感分享给他们,若能激发起他们想要解剖自己、解剖他人、解剖世界的欲望,也算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吧!

我曾想过给他们讲我的一位素未谋面、取着诗意名字的朋友“天地书生”,我开玩笑地给他取了一个叫做“21世纪的陶渊明”的绰号,我也想给他们讲这个浮躁的世界上真有“真君子”存在……

可是,最后我还是放弃了,因为那是我要用来讲给世界听的故事。我舍不得,也不愿意早早地把它讲出来。

后来,我想到了余华的《活着》。刚好,蔡崇达刻画了一张张皮囊,余华却写了一群披着皮囊的人是如何活着的。就这样,我想到了接受锋哥邀约,几个月后将要聊给那群纯洁的人听的内容:“我只是将我经历过的故事讲给你们听,至于被厚厚皮囊包裹着的我们该如何活着,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从来没有想清楚过。蔡崇达和余华可能知道,你们可以去看看蔡崇达是如何刻画‘皮囊’的,可以去看看余华是如何想象‘活着’的。”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