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当前位置:青春之歌 -> 短篇 -> 非小说 -> 散文 ->
 

 作者:緣心

簪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苗家人,从小在苗寨里长大,月亮山下的寨子,清晨的时候总是安静得像一幅未上调的画,但是鸡鸣叫了几道之后,吊脚楼里便颇为热闹了,乒乒乓乓地像奏一支乐曲,不多时,便看到苗家婶子们陆陆续续地伸着头在自家的阁楼上梳理头发,嘻嘻哈哈,像个待嫁的女儿,头发或长或短,婶子们总是不在乎的,才一会儿,她们就整整齐齐的把头发扎好了,乍一看,才发现她们头上都别着一支银白的簪子,虽略显简朴但又落落大方。

白簪是苗家人特有的头饰,又尖又长的一根银器,没有过多讲究,却利落,干净。 奶奶说,银从古到今都是我们苗家人最珍爱的东西, 每个苗家女子头上的簪一般都是由娘家或婆家人给打的,意义甚好,所以,渐渐的簪就成了每个苗家女子最宝贝的物品了。奶奶的簪是别致的,它既不是娘家人送的也不是我祖奶奶给她打的,她逢人便说那是她做女儿时,一个友人送的,他对奶奶有多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簪子上纹有一双特别漂亮的鸳鸯,如此精细的手工,在我们寨子里是没有的,于是村子里人人都知道奶奶有一支鸳鸯簪子。

 奶奶的头发发质很好,虽然稀少,但是一放下来,黑黑的一绺,特别耐看,奶奶说,几十年了,她的头发从没有用任何绳带绑过,那支鸳鸯簪子,总能把全部的发丝收拾上去。平日里,奶奶是爱美的,她每天的早课和晚课就是坐在她的古妆台前梳弄头发,然后别成髻。这已经成了她多年的习惯了。奶奶常常跟我说,簪子似人,是有感情的。那时,我太小还不甚理解,当长成了懂事的年纪,我才明白,那句话里包含了多少情意。奶奶每次梳理头发,都会看着簪子发呆,过了好久才突然缓过神来,这时她总像个姑娘一样,脸颊透着红晕,然后轻轻地摸着我的头说道,我还当闺女的时候,那时候多美好啊,说着说着,奶奶就哽咽了。 

 后来奶奶的头发一直掉,最后连簪子也别不上去了,她泪光涟涟,默默的把那支鸳鸯簪子用手绢包了几层后就放进了箱底。过了不久,姑娘远嫁他乡,那年,我十岁,奶奶去到姑娘的闺房,小心翼翼地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一支白簪认真的说,丫头,娘没有什么贵重东西给你,这支簪子是我嫁你爹的时候,你爹给我打的,你爹在地下有知你今天出嫁,也会高兴的,娘现在给你别上, 以后到别人家就是大人了,要处处善待那家人,也要常常记得~奶奶说不下去了,只是用手一直抹眼泪,娘高兴呐,我闺女今天嫁人了,都长成大姑娘了。最后姑娘也哭了, 带着哭腔埋在奶奶的肩头,娘,我会好好的,您放宽心,我也会经常回家来的。奶奶连连点头说好,便又安慰姑娘说,丫头,咱都不哭了,要高高兴兴的的出家门。新娘子头束总是好看的,别上簪子显得更是素雅恬静了。我在旁边痴痴的看着姑娘,心里微微荡漾,便羞着脸悄悄问奶奶, 我可不可以也别上簪子?奶奶和姑娘被逗笑了,奶奶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头,等囡囡出嫁那天,我给囡囡别上,把囡囡打扮成最漂亮的新娘,于是,我深深的把奶奶的话记在心里,她从没骗过我。第二天,姑娘带着我们全家人的祝福出了门,一晃几年,姑娘却一直都没有回过家。 

 我长大以后,奶奶却老了,婶娘嫁入我们家的时候,我已经上了初中,婶娘是外省人,没有娘家人准备的簪子, 奶奶毫不犹豫的把自己以前的大部分纯银饰品去打了一支精致的簪子,她跟我说,人家姑娘大老远的到我们家来,不容易,亏待了人家,就是不厚道了。我是清楚奶奶的心思的。打好了簪子,她对婶娘说,闺女, 这支簪是娘的心意,按照我们苗家人的习俗,嫁入或嫁出我们寨子的姑娘,结婚的那天一定要用簪子别上头发。婶娘一脸失望,说这个太土气了。但 到了最后迫不得已还是别别扭扭的别了上去。才别了一两个月,婶娘头上的簪子就不见了,奶奶没多说什么,她觉得毕竟是城里人,别不惯是有的。快到年底的时候,婶娘就怀上了孩子,一天,我刚从学校回家,还在外面就听到了里屋的吵架声, 我偷偷的在楼下听声音,囡囡从一出生就跟着我,你们嫌她吃了你们的多少饭?好,我们全还回来,我都把她养那么大了,就不信以后养不活了,奶奶的话里有悲伤但决绝。妈,我们没赶您老走的意思,真的,真的,婶娘说道。 囡囡是我的命啊,你们赶她就是要我的命!我的心隐隐作痛,拽着书包跑到了后山的竹林里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我知道自己一直都是奶奶的累赘。当奶奶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哭得喉咙都哑了, 奶奶一把抱过我头,怜爱的抚摸着我的发丝,囡囡,你要吓死奶奶呢,傻孩子,他们不要咱们,咱自己过,奶奶还养得起你的,说完,我们都哭了,和奶奶相依唯命了那么多年,我的委屈和敏感她全看在眼里。  

 来年,婶娘生下一个女孩,孩子满月,奶奶去看孩子,婶娘在旁边趁着奶奶见孩子的欢喜劲儿,便装模作样的跟奶奶唠到,妈,听丫头她爸说,您老有一支古簪子,您看您现在也不用了,等我们家丫头长大了… 奶奶听了,头也不回地出了婶娘家,任婶娘在后面愤愤的说,她眼里就只有她那个孙女!没其它人了!夜里,我躺在奶奶怀中,她的泪珠却一滴滴打在我的脸上,凉凉的,我有些心疼,随后,奶奶低沉着声音说,每支簪子都是有魂的, 那是每个苗家女子一辈子的意念啊,你婶娘却拿去卖掉了,她这样做是在作孽我们的祖祖辈辈啊!奶奶的身体颤抖了,我紧紧的偎着着她,那一刻我终于明白这一份执着的信仰有多崇高。

 岁月清浅的时光里,我最终读懂了奶奶,她说以前与爷爷结婚是被家人逼的,和爷爷生活了一辈子,但是她仍然对那个送簪人念念不忘,一坚持就已经是一辈子了,她还说她不后悔嫁给爷爷, 因为不后悔才可以与爷爷相安无事的相处了几十年,我是不怨恨奶奶的,尽管她心里有的不是爷爷,我反而更加理解,我想,她该是怎样的奇女子,才可以把自己与爱人的距离诠释得如此恰到好处,这些许美好,只可惜一直只有我一个人知晓。 

 高中之后,一向身体健康的奶奶却变得体弱多病,我在学校里整天忐忑不安。高二那年的初春,月亮山上就开满了红杜鹃,一簇簇的,美得脱俗。我每次回家,都会跟奶奶提到,奶,月亮山上开满了杜鹃哩,漂亮着呢,苗家婶子们都在山上唱苗歌呢。奶奶会意的点点头, 好啊,杜鹃开了,是个好兆头,天一天天暖和了,我们苗家人就该唱唱苗歌…杜鹃开始枯萎的那段日子,奶奶却总在她的古妆台前看着簪子出神,有时我在后面叫她,她都会被吓到,囡囡呢,终于回家了,我都好久没见你了,奶奶都想你了。我心里一惊,转而又向她撒娇道,奶,我每个星期都回的,才不久呢。她似乎不信,喃喃自语,有吗?但真的好久没见到囡囡了。杜鹃红似血, 谢了一季,又盛开,不久,奶奶走了,走得悄无声息,就想一颗尘埃,我一转身,就已经销声匿迹了。在奶奶的灵前,我守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也不闹,堂婶们议论道,这孩子怕是傻了。奶奶生前常跟我说,囡囡,奶奶不在身边的时候不能老哭,我们苗家女子都不会轻易哭的,她还说,囡囡,你是奶奶这一生最挂念的人,不要让奶奶担心啊。我不要奶奶担心和难过,所以我不能哭。 奶奶上山的时候,漫山的杜鹃早已过了它的季节,亲戚们问,把你奶奶葬在月亮山上,行吗?我应允道,好。我知道奶奶也会答应的。空闲的时候,我都会跑到山上和奶奶说说话,但是每次说着说着,我都不争气地哭了。  

 奶奶临终前,把她这辈子最珍惜的鸳鸯簪留给了我,她说,我的囡囡,以后,一定是个漂亮的苗家新娘,她还说,我的囡囡,也会好好把我们苗家人的东西承继下去的。我拼命的点点头,奶奶是懂我的,就像我懂她一样。  

 月亮山下的苗寨,依旧是原来的寂静,我路过山间,斑驳的阳光,隐隐约约看到苗家婶子们在阁楼上梳头,幸福的样子似曾相识。我俯身轻抚一地的春色,我想,这便是奶奶一生的故事了。 

  那年鸳鸯做簪 ,只许伊人一世安好。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