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黑白禁忌之恋  

 作者:十里

我从火车站接到李雪的时候,已经快凌晨十二点了。

幽暗的灯光下,李雪扎着两个麻花辫,穿着一身粉色的碎花连衣裙,背着一个洗的发白的军旅包,赫然的出现在我的眼前。即使还没有听见她那蹩脚的普通话,也知道,她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

“嘿,韩冰,韩冰,我在这里,这里!”

深夜的火车站显得格外的空旷,李雪的声音清晰的回荡在车站的每一个角落,她奋力的朝我挥挥手,我的嘴角不自觉的翘起,直到走到她的面前,看着挂在她那军旅包上那盆盆罐罐,眉头才不自觉的皱起了。

“这是什么?”

“碗呀,盆呀,杯子呀,唉,就是一些日用品,还很新吧,你看,还有”

“扔了!不是告诉你了吗?这边什么都有!我都已经给你买好了。”

李雪笑的很灿烂,可我却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她的的话,李雪看着我严肃的脸,有些愣住,直到我把她的军旅包扔到了角落的垃圾桶里,她才反应过来,然后急忙的跑过来,蹲下身子,在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乱扒着,远远望去,就好像一个乞丐再找食物似的。

“李雪,你在干什么,我们回家!”

我拉了拉李雪,可是,她却一边扒着一边嘟囔着,再等一下好吗?

幸亏现在比较晚,火车站的人也不是很多。我抱着双臂,刻意的站远了她。

过了一小会儿,她的头才从那堆东西里面抬起来,额前的刘海浸湿了汗水,但脸上的笑容却不变,冲着我摇着她手上的一袋黑色的塑料袋。

“韩冰,你上次打电话不是说喉咙不舒服吗?这是我离开前在山坡上拔得蒲公英,听阿妈说了,这个泡水喝对嗓子好!”

这一瞬间,我突然才注意到,李雪的手上,竟然有些割伤,那伤口是山上灌木丛划破的伤口,可是,李雪却像没有注意到似的,一边跟我说着自己采了很多,然后又说回去后用它给我包饺子,对胃也好之类的。

我的眼睛顿时有些发酸,看着李雪略带黝黑的皮肤,那一瞬间,我突然很想低下头吻她。

我伸手散开了李雪的麻花辫,李雪惊愕的看着我,问道:“怎么了?”

我笑着摇了摇头,说了声:“没什么,就觉得你放下辫子比较好看。”

李雪的眼睛顿时变得闪亮,像是一片皎洁的星辰,我拿过李雪手里装着蒲公英的塑料袋,然后,紧紧地抓住李雪的手,慢慢的朝火车站外面走去。

如今,越来越多人喜欢来到这个充满着海腥味的繁华喧闹的城市,以为来到了这里,就可以混出个人样,然后衣锦还乡。可是,只有真正来到这里的人才知道,原来自己离开的地方,是天堂。

记得当年来到初来这里的时候,我也一样扎着两个麻花辫,穿着一身花布衫和直筒裤,那浓烈的乡土味,让我一次又一次的被这个城市拒之门外。因此,我不愿意李雪也跟我遭受同样的事情,所以,第二天,我便带着李雪去了理发店,烫了个小波浪,还买了几件衣服。

“韩冰,别买了,多贵呀!”

刚走出服装店,李雪便拉住了我的手。

这几年下来,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韩冰,对于衣服,比起质量,我更看重的,是衣服上面的logo。我笑着摇了摇头,轻轻的摸了摸李雪的头,笑道:“花在你身上,我舍得。”

李雪的脸顿时有些红,许久才轻声嘟囔了一声:“我不舍得。”

我哈哈的大笑起来,摸着李雪的头便说她是个好老婆,李雪顿时满脸通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得,然后追着我满大街的跑着。

我给李雪买了一部手机,买完之后,李雪干的第一件事,便是给我们两个拍了一张合照。

“我以为我们再也不会有合照了。”

李雪说这句话的时候在笑,但我的内心却不自觉的痛起来。

一直以来,我很害怕李雪来到这里,因为,我害怕,我最爱的李雪,会变成另外一个我。

下意识,我上前紧紧抱住了李雪,我说:“李雪,你一定要记得你为什么来这里。”

李雪有些害羞,挣扎了一下离开了我的怀抱。她不知道,在这个城市,大街上两个女生搂搂抱抱是很正常的。

如我所料,接下来的日子,没有文凭的李雪,在这个城市到处碰壁。

深夜的时候,李雪躺在我的身边,她的脸贴着我的胸口,叹息着呢喃:“韩冰,我觉得自己好没用呀……”

我紧紧地抱住李雪,我说:“李雪,我可以养你,一辈子。”

我感觉怀里李雪的颤抖,许久,才听到她低声道:“韩冰,我不要。我有手有脚,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我们俩可以一起努力。”

她把她的手覆盖在我的手上,十指交扣。

李雪要来这个城市的初衷很简单,因为她说,这里,有我。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坚强,才能保护着我最爱的人。

李雪的第一份工作是给一家高级的休闲会所洗厕所。

估计只有像李雪这样从农村来的女孩才会接受这样的工作。但是,即便如此,李雪也为了这个工作高兴了很久。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份工作带给我的,竟然是李雪的渐渐远离。

李雪找我要钱的时候,我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告诉自己两个人在一起需要的是信任,可是,李雪闪避的眼神,却让我的心不自觉的跌落了一下,所以,我干了一件很多恋人之间或许都干过的事情,我跟踪了李雪。

李雪走的很匆忙,匆忙的,并没有注意到我在后面跟着她。

南方的冬天,没有雪。可是,南方的冬天,却刺骨的寒冷。如万蚁钻心的疼痛,我看着李雪把钱递给了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留着一把长发,胡乱的扎了起来。天气已经很冷,可他还是穿着一身简单的衬衫和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而脚上也只穿着一双人字拖,即便他的五官长得很端正,也让我不自觉的感到厌恶。

“就这么点?”

男人不耐烦的看着眼前的李雪,李雪的手指在身后紧张的缠绕着,我抱着双臂,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两人。

“对,对不起……”

李雪弱弱的声音让我的心随之疼痛起来,我大步上前,抢过男人手里的钱,扬起手臂便是一巴掌。

回头,李雪已经呆了。

“你这个疯婆娘,你干什么!”

男人的样子很凶狠,可是我却全然不觉得害怕,只是冷冷的对着李雪说道:“李雪,跟我回家。”

李雪的眼里有害怕,有恐惧,有羞愧,有着许多原本不该出现在李雪眼里的感情,但最后,她还是把她的目光放在了我身边的男人,这时她的眼里,有的是,浓浓的哀求。

猛然间,我觉得我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扬起手臂,只想再煽那个男人一个耳光,可是,李雪却挡在了我的面前,我那汇聚了我满腔愤怒耳光,落在了李雪的脸上。

李雪抬头看着我,已然满脸的泪痕,以及那一个鲜红的手掌印。

我的手抖了,声音抖了,心,也抖了。

“李雪……”

“韩冰,对不起……”

我感觉泪水在自己的眼眶打转,我将钱朝天一扔,在漫天飞舞的粉红色钞票里,我拉着李雪的手,头也不回的朝前走。

身后,李雪每一声抽泣声,都像一把刀,将我的心,割得鲜血淋漓。

那个男人的名字,叫夏炎。

如果说我和李雪的相识是细水长流,那么,夏炎和李雪的相识便是波涛汹涌。

那时,李雪在会所里面已经工作了快四个月了。李雪其实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即便因为长期的下地,皮肤变得有些黝黑粗糙,但是,那清纯的气质,不得不引起经理的注意。

“你愿意到店里面做服务员吗?就是给客人送个酒水什么的。”

当李雪把经理的这句话告诉我的时候,我的脸色顿时黑了。李雪单纯,她不懂得这个城市的肮脏和黑暗,但是我懂,尤其是这种看起来光鲜亮丽的高级会所,更是腐败淫奢的不堪入目。因此,在委婉的劝告无效之后,我不得不亲自去辞了李雪的工作,我说:“我会帮你找到更好的工作!”

可是,李雪却像赌气一般,和我打起了冷战。

那并不是我第一次和李雪冷战,因此,我并不在意。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李雪竟然自己偷偷又跑回去,要回了这份工作。

经理让李雪画了个淡妆,那黝黑的皮肤,顿时也显得格外的性感。

经理让李雪给五号包间送酒,陪同李雪一起去的人,便是夏炎。只不过不同的是,夏炎是去包间里签约的,而李雪却是来送酒的。

“你是在大堂弹钢琴的那个人吧!你弹的琴可好听了,每次我扫完厕所都会偷偷去听!”

“对了,你前天弹得那首曲子是什么?我可喜欢了,我唱给韩冰听了,韩冰说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曲子来着?”

“啊,你知道吗!今天可是我第一天当服务员,说真的,我还真有些紧张,韩冰她不让我做这个,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就送个酒,工资也加了,可韩冰却不让我做这个,还把我的工作辞了,嘿嘿,幸亏我自己又回来了……”

李雪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般,对着夏炎毫无防备的说着说着,即便夏炎一句话也没有回复。

李雪以为一切都跟自己想象的一般简单,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到了包间,包间的客人竟然不让自己离开,而且他的手还不自觉的抚摸着李雪的大腿。李雪只感到恶心,然后开始反抗,可是那人的力气却大得很,李雪被禁锢的动弹不得,吓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那时候,李雪唯一的希望便是夏炎,这个跟自己一起来包间的男人,而夏炎也没有辜负李雪的希望,淡然的说道:“行了,王老板,一看就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丫头,还不如叫其他辣的。”

“嘿嘿,我就喜欢雏的,够味,怎么,你也想要?等我试过味以后给你!”

席间的人哄堂大笑,李雪怕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流着,而夏炎竟然就这么和客人打起来了。

李雪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包间的,唯独记得的便是,一双指尖满是茧的手一直紧紧地握着自己,以及身后,一个男人愤怒的叫声。

“夏炎,你他妈的给我记住,老子要封杀你,这城里以后不会有一个可以给你弹琴的地方!”

正如王老板所言,夏炎被封杀了。偌大的城市,再也找不到夏炎可以弹琴的地方。夏炎开始堕落,开始酗酒,开始这灯红酒绿的生活。

而李雪,像个傻子一般,把自己的钱全给了这个堕落的男人。

我点燃了一根烟,许久都没有抽过烟,呛鼻的气味让我不断地咳嗽,直到眼泪都流了出来。

我问李雪:“那我呢?你想过我吗?”

李雪低头,没有说话。

偌大的房间顿时满溢这烟草的味道,我沉默的看着李雪,满腔的呵斥在我的哽咽在我的喉咙里,说不出来。

“你和夏炎的事情,我就当做没发生过,钱,我也不要了,以后,你也不要再去找他了。”

我觉得这是我最大的妥协和退让了,可是,李雪却摇了摇头,声音很低,但是每个字都清晰的跑入我的耳朵。

“韩冰,他现在只有我了。”

“那我呢!你只想到他,你有没有想到我,是你说了你不会忘记自己来这里的原因的,所以我才让你来的!现在呢,你找到更好了,就把我甩了,我算什么东西!你到底把我当做什么东西!”

我奋力的踹了一下桌子,桌面的茶杯顿时滚落,碎了满地的玻璃。

李雪的眼睛通红,眼泪也不断的流着,最后带着弱弱的颤音,道:“韩冰,我们之间本来就是错的,我是女的,你也是女的,一开始就是错的,一开始就是……”

我冷笑的看着缩成一团的李雪,那目光陌生的连我自己都不认识,李雪的哭声一阵一阵的传入我的耳朵。

“对呀,现在你知道错了,那么当初你就不应该答应我!李雪,好,你很好,就我一个人是个傻逼,你走吧,我们分手吧!”

我的话说的那么决然,可是脑海里挥散不去的,便是李雪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那绝望的神情,仿佛整个世界都塌了一般。

李雪走的时候对我说:“韩冰,你的喉咙不好,别抽太多烟了,蒲公英还有些,你先喝着,过几天我叫阿妈寄些过来!还有,晚上别加班的太晚,自己注意休息,三餐要按时吃,别总是吃泡面,那东西听说对身体不好。对了,还有”

“你他妈的说够了没有!要走就快走!我不需要你同情!”

我腾然起身,朝她咆哮,我怕她再不走,我会控制不住自己去打她,可是,她却满眼通红的看着我,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我将她放在桌上手机朝她扔了过去,手机砸中她身后的墙壁,然后碎了一地。

我们的合照,也跟着碎了。

然后,李雪真的走了。

她走的瞬间,我哭了,我真的后悔了,后悔没去追她,后悔没给她塞点钱,让她别冻着、饿着,更后悔,我没有留住她。

站在楼下,夜晚的街道空荡荡的,风刺骨地吹着,我在楼下等了一夜,然后大病了一场,直到过年的时候,感冒才彻底好了。

万家灯火暖春风的除夕夜,我一个人包着饺子,饺子馅里面加了些蒲公英。记得李雪刚到的那夜,她在垃圾桶里像个乞丐一样找着这一袋蒲公英,然后笑着跟我说,回去要拿它给我包饺子吃。

可是如今,却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是一个孤儿,我的父母在我十二岁那年,煤矿坍塌,死了。

亲戚的薄情寡义,我像垃圾一样被人扔来扔去,最后,在亲戚们的冷言冷语下,我变得冷漠无情。那时候,孤独对我来说,已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了,可是,李雪的出现,却活生生的将这部分剥离,然后她用自己,代替了这份孤独。

李雪的父亲早逝,母亲是个聋子,可能是因为有着极其相似的家世,我和李雪越走越近,直到后来,我们彼此再也不能缺了彼此。宛如两只彼此舔着对方伤口的小兽,在这冷漠的尘世中,我们就这样相濡以沫的,彼此依偎着,走了下来。

可如今,李雪的伤口好了,唯独留下我自己一人,独自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春节过后,公司又开始忙碌起来。新一期的企划,经理破天荒的让我负责,每天踩着五厘米的高跟鞋,带着自己的组员到处做调查;每天都加班加到自己都忘了时间,忙碌的日子,甚至乎让我忘了,我的生命里,还有一个叫李雪的女孩。

站在地铁站里,组员们都拿着修改后的调查问卷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我低头和大家一起讨论着,为了再次完善这份企划书,我打算让大家再次做一次实地调查。

正当我有了新的灵感的瞬间,地铁入站,人潮汹涌,身后一个女人不断地喊着:“让一让,让一让!”

一个踉跄,她粗鲁的推了我一把,我随口便骂道:“你有病呀!”

可是,那女人已经上了地铁,车门合上,那人蓦然回首,我们都怔住了,那是李雪,那个几乎让我快要忘记的李雪。

她瘦了好多,原本圆圆的脸蛋也变得尖尖的,眉目里,尽是对他人的疏离和冷漠。

我的心猛然的再次痛起来,原本以为已经好了的伤口原来不但没好,而且还在不断恶化。

嘴角咸咸的说不出一句话,一个组员轻轻地推了我一下,疑惑的问道:“组长,你怎么哭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摇了摇头,用袖子随便的抹了一下自己的脸,然后继续道:“等下班车吧,你们觉得这问卷还有哪些地方可以改的?”

大家疑惑的看着我,但是还是自觉的没用问我任何问题,又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有必要问我任何问题。

从那天开始,无论再怎么忙,只要到了一个地方,我就会贴上一张寻人启事,直到六伏天,整座城市几乎都贴满了有关李雪的寻人启事。

可是,我没想到,我最后等来的人,不是李雪,而是夏炎。

夜幕降临,昏暗的灯光下,夏炎点着一根烟,静静地站在我家门口。

“你怎么来了?李雪呢?你把她弄哪去了!”

夏炎听着我不善的语气,竟然笑了,掐灭了手里烟,夏炎淡然的说道:“韩冰,你知道吗,我真的很讨厌你!”

“把李雪还给我!竟然你不能好好照顾她,就把她还给我!”

我愤恨的看着眼前的夏炎。此时的他一身简单的休闲装,可是,这一身的衣服,却足足可以抵挡了我两个月的工资。

可是,李雪呢?

“韩冰,你可不可以先听我把话说完。”

夏炎依旧笑着,可是目光却冷了。

但如今的我已然没有心情听他的废话,可我也没想到的是,夏炎竟然二话不说的,抡起手便煽了我一巴掌。

顿时,我懵了。

“这是回敬你当初的那一巴掌,我们之间,扯平了!”

夏炎递给我一笔钱,我冷冷的看着他,他苦笑的嘴角对着我说:“韩冰,说真的,你和我真的很像!当初你是不是特看不起我,我现在都还记得你把钱散在我面前的样子。不过,现在我懂了,你的生命里最重要的是李雪,而我不一样,我生命里最重要的,是钢琴。”

那夜,夏炎说了很多,多的,我只记得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现在她还在那间老公寓里,上次我听别人说,那里快要拆了,你带她回家吧!”

我踩着那五厘米高的高跟鞋,一路疾跑到李雪那里。内心除了对李雪的浓浓的思念以外,便是满腔的愤怒。

我以为再见到李雪的时候,我会愤怒的爆发。可是,当我再见到李雪的瞬间,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愤怒,思念,责备,欣喜……一切,都化为浓浓的心酸。

李雪坐在一张马扎上,端着一碗方便面在大口大口的吃着。她的头发凌乱的扎着,原本黝黑的皮肤,如今竟然显得有些苍白。那突出的颧骨,看得我喉咙有些发涩。那不足二十平方米的房子里,散落着一大堆还没做完的塑料花。唯独角落,还搭着一张小木床,床上的被褥,暗暗传来一阵发霉的味道。

“韩冰,你来啦?”

李雪依旧笑着,但她的眼睛已经不像过去那如星辰般的皎洁。

“周围有些乱,不好意思!对了,水,你要喝水吗?我刚刚烧好的,对了,杯子!我给你找一下,你等一下,我,我……”

李雪虽然笑着,可是她的话语,却已经紧张的不成样子。我知道她似乎想用这些话语,来消淡我们分开之后的隔阂。

我一把抱住了李雪,眼泪瞬间从我的眼眶落下。

我说:“李雪,我们回家。”

李雪回来了,却一天比一天消瘦了。

她依旧如过去一般上班、下班、煮饭,然后到了夜晚,静静地躺在我的身边。我紧紧的握着李雪的手,十指紧扣,就像当初一样。

可是,她的手却越来越瘦,直到现在,我只感觉到那森森的白骨。

“李雪,你哭吧!”

“为什么?我现在活得好好的,你也在我的身边?我为什么要哭?”

这是我第一次感到这么的无力,因为李雪的话而感到无力。

自从回来以后,李雪一直在笑,可是,我却感觉到她的每一个笑容,都在哭泣。而我除了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什么也做不到。

而那一瞬间,我突然羡慕起夏炎。我对李雪十几年来的爱恋,竟然还比不上一个陌生男人不到一年的感情。

回想起那夜帮李雪收拾衣服的时候,李雪的床上散落着许多张寻人启事,她一直知道我再找她,可是她没有回来,她宁愿呆在那破旧的小公寓里,等待着已经离开的夏炎。

夏炎说,李雪离开我之后,便去找了自己。两人租了城郊一间破旧的小公寓,夏炎因为被王老板封杀的缘故,所以一直找不到工作。而李雪为了养活夏炎这个无业游民,平时除了上班以外,回家还会做一些塑料花。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可是李雪却从来没有抱怨过。

直到有一天,一个衣装得体的男人出现,夏炎说:“李雪,你回去吧!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钢琴。而这个人,可以让我再次弹琴。”

夏炎的话说的很决然,可是李雪不明白。直到夏炎坐上一辆宝马,消失在这破旧的城郊后,李雪还是不明白。

所以,她没有回去,她依旧在这里等着。

再次见到夏炎是在KT娱乐公司下面。

“我想跟你谈谈,有关李雪的。”

这是我第一次用这般哀求的语气跟夏炎说话。

夏炎看了我许久,才对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说道:“你先上去吧!我很快就上去。”

那男人只是瞟了我一眼,便离开了,但他那目光里的不屑,却深深地映入我的脑海里。

“说吧,你想干什么?”

“夏炎,我求你,去看看李雪吧!”

夏炎没有说话,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然后慢慢的抽着。

烟雾缭绕,许久,夏炎才缓缓地开口对我说:“第一次见到李雪的那晚,李雪问我,那天弹得曲子叫什么名字,我本来不想说的,因为那首曲子不是什么名曲,只是我的随性之作。可是,带李雪离开包间后,我看见她不断的哭,不断的哭,就跟她说了。而曲子的名字就叫做《黑白禁忌之恋》。那时候李雪沉默了许久,突然对我说,八卦图上,黑色不能缺了白色,白色却依旧不能没有黑色。我看见她全是泪痕的脸上竟然出现着我从未见过的笑容,也在那时候,我就知道,在她心里面,最爱的人,始终是你。”

我惊愕的看着夏炎,夏炎吐了一口烟,慢慢的说起他与李雪相处的点点滴滴,我的脑袋浑浑噩噩的,末了,他说:“离开,这是我所能想到的,给两人,最好的结局。”

夏炎说过,我和他真的很像。

一样的自私,一样的自大,也一样的自以为自己爱了。

有人说过,在爱情里,谁爱的深了,谁便输了。也因此,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在我和李雪之间,输的人,永远是自己。

可是,夏炎说,李雪离开我之后,每天早上都会偷偷的躲在角落看着我上班之后,才会离开。日复一日,没有间断过。而这些,我却全然不知。

突然间想起了那夜,当我说出分手时,李雪绝望的神情。也想起了那夜,当我让李雪离开时,她那紧咬着嘴唇的不舍。可是,那时的我,却亲手毁了我们之间的合照。

回到家的时候,桌上放着一些热腾腾的饭菜。李雪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见我的瞬间,笑着说道:“你回来了!”

这是我这么多天来,第一次这样认真地看着李雪。夏炎的存在像根刺一般,扎在我的心里,让我和李雪渐离渐远,也让我忽略了,李雪看着我的眼神,竟然充满着浓烈的爱恋。

正如夏炎所说,李雪至于他,或许只是一时的迷恋,又或者,只是对我和她之间感情的不信任。

“对不起,李雪,对不起……”

我蹲了下去,掩着脸不断地哭泣着。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一直错的人,都是我。

“韩冰,你怎么了?”

李雪抱着我的双臂有些颤抖,我抬头看着李雪,她的脸依旧黝黑,可是,却日渐消瘦。我奋力的抱住了李雪,那压抑在我心中许久的话语顿时出口。

“李雪,我爱你,我们重新开始吧!”

顷刻间,我感觉自己的肩膀湿了。李雪紧紧地抱着我,无声的啜泣着。

我想起许久前,网上流行的一段关于鱼和水的对话——但是,我不是鱼,你也不是水,你永远都不知道我的爱,因为我也许根本就不在你的心里。

或许,这句话就是李雪的心。

李雪抱着我哭了许久,我紧紧地抱着她,不忍放手。直到她轻轻的挣扎,我看着她,她的脸上绽放出一抹淡然的微笑,然后摇了摇头,道:“韩冰,我想回去了。”

我没有留她,因为她的眼里,再次流露出那如星辰般的皎洁。这个城市太吵了,李雪终究,是不属于这个地方。

李雪走的那天,穿回了她来时的那条粉色碎花连衣裙。

开车的广播响起,李雪依旧叮嘱着我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熬夜,要准时吃饭,过一阵子,她会再给我寄一些蒲公英。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到她踏上火车的那瞬间,我才颤抖着嘴唇说道:“好好照顾自己。”

而她,只是轻轻的回眸一笑。

火车开动的时候,李雪从窗户探出脑袋,对着我挥了挥手。那两个麻花辫随风飘动着,那样子的李雪,就像一幅油画,久久的定格在我的心里。

转身,与她背道而驰。

车站外面放着的是夏炎弹奏的曲子,那淡淡哀伤的旋律,让我想起夏炎说过的话。

“同性之间的爱恋,就如同钢琴上的琴键,黑与白永远不可能在一起,压抑的自我,痛苦的挣扎,然后到了最后,只能悲哀的放弃……”

猛然间,我突然想起某夜,李雪躺在我的身边,笑着问我:“韩冰,你知道八卦图吗?黑色和白色之间,谁都不能缺少谁。”

可那时的我,却只是笑着说她傻,别整天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甚至乎,没有注意到,我和她原本十指紧扣的双手,也开始慢慢的松开了。

原来真正傻的人,一直以来,都是我。




【编者按】:
虽然浪漫派不在了,但十里是位优秀的作者,好看的作品不能被埋没,希望能给大家快乐。赏读推荐,文雍。
小小秀才   2013-5-22 16:16:07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