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孔雀东南飞  

 作者:星流异端

如果说,你是一道明亮的伤,那我情愿终生拥有,安静地微笑,莫失莫忘。                                                        

                                                    ——题记



马鸣嘶嘶,低沉得好似承载不了沉重的哀伤,我急忙迎了出来,梦里的那个青青子衿,正站立在我面前,挺拔得如同青松一般。

气质硬净如冠玉,干净,纯澈,如白玉雕琢般的脸颊那么瘦削,眉目依旧清朗,只是,眉宇间的忧伤憔悴,却是我不曾见过的。我抬起了手,多想抚平这眉头,触碰这日思夜想的人啊。

只是,手却尴尬地停在了空气中,触碰到了冰冷的气息。

是啊,此刻的我,又有什么资格做这么亲密的举动呢?

转手轻拍马鞍,粗糙的触感一如往昔,只是,现在的你我,还一如往昔吗?仲卿,仲卿。

 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了吧,那么多的话,都隐秘地回归心底,此刻,你我,只能在目光与目光的交接处惆怅。

  原来,万语千言是那么的苍白,如今,只沉淀下沉默了。

  “贺卿得高迁,卿当日胜贵。”

   你唇齿闭合间,这几个字如圆润的珠子毫无感情地掷出,硬梆梆地砸进我的心湖,激起一圈圈细小的涟漪,每一圈都如利器般将我的心脏锁紧。

  这是你吗?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在你身边,好像就永远是春暖花开。而今,这么冰冷的话,是你说的吗?仲卿,仲卿。

 “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蒲苇一时纫,便作旦夕间。”

   你的眸子依旧深沉,如同一潭望不到底的池水,漾满了冰冷和忧伤。

   这几句话,忽然化为万千冰碴,揉碎在心脏中,疼痛张开铺天盖地的网,无法逃脱而冰冷。日思夜想的无法割舍,怎会换来你误解的怨恨呢?我刘兰芝岂是那样一个爱慕虚荣、朝三暮四的女子?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曾经的誓言,怎会变成今日的背信弃义呢?

   我此刻的心情,你当真不知吗?你可曾记得当初的我,严著绣裙,腰若流纨素,轻蹑丝履,纤纤作细步。那时我青春年华盛开,绚烂在有你的季节里。我从不奢求什么,我亦不要什么轰轰烈烈,只求自己能够像一棵开花的碧树,安然生长在你的心田,撑开一树的灿烂,即使落英,也缤纷美好,将朵朵爱意深埋在你的心底。

  可是,我竟不知,我所谓的蒲苇,在你的心中,竟是如此朝夕易变、不堪一击啊。

  “吾独向黄泉。”

  你的声音低了下去,垂下眼睑,我看到你乌黑纤细的睫毛,心里一阵难过。

  这是绝望的万劫不复,我绝望着你的绝望。

  可是,我又是欢喜的呢。

  你心如磐石,不负我难舍之情。黄泉路漫漫,那么黑暗,那么孤寂,我怎么舍得你一个人走远,要走,也是我们共同携手走完。

  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也许,磐石也可风化为尘埃,蒲苇也可破败柔软,我要你看到我情比金坚,即使现实的烈焰贪婪的舔舐,我,也一成不变。

 “黄泉路相见,勿违今日言。”

  我笃定地看着你,握了握你的手,熟悉的温度传来,干燥的掌心,清晰的脉络,一切都是我所熟悉的。

  倘若现实不肯给我们归宿,那便在黄泉下相守吧。

  然后,你我,转身,离开。

  风从旁叹息而过。

  但我知道,这不是分离,而是,走向另一个归途,绝命而长久的幸福。

前窗下,阳光翩跹如舞,新裁的绣裙流漾着华美的光彩,美得如同梦幻般不真切,单罗衫鲜艳如初绽的榴花,欲滴如血。红罗复斗帐,四角垂香囊,这新婚的布置,干净利落,一如我当初嫁你般美好。

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

世人都道我聪颖灵慧,或许,冥冥之中,这不是,我让人称赞的理由,而是遇见你的伏笔。倘若我只是个不学无术的小野丫头,会不会,你的目光就不会在我的身上停留了?

 命运待我不薄,它赐予了你我相遇的机会。

 十七岁,如花般娇嫩的年纪,我青了黛眉,妖娆了腰肢,你一顶花轿迎娶我进门。

 乐器吹打声,亲朋道喜声,觥筹交错声,一切都是那么热闹,那些声音,都那么喜庆,我竟一点都不觉得嘈杂。

 我端坐在新房中,眼前是一片亮堂堂的红,喜气洋洋。

 我隔着鲜红的盖头,偷想着你的晴朗眉目,羞涩与甜蜜从心中升腾而起,绽成眼角眉梢的笑意。

 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呢。

 从此,我的貌美,便甘心情愿地盛开在你一个人的庭院。

  可是,开端又怎会映照结局呢?

  命运并没有向我许诺幸福。

 不知从何时起,当阿母频频用嫌弃的目光瞟我,我就如同雪地里寸步难行,无论前进或是后退,都会破坏雪白纯洁;当世人口中的聪颖在阿母眼中变为行动专自由;当阿母时时刻刻毫不避讳地称赞罗敷姑娘,并急切地想为你迎娶……

分离的结局已经在不远处向我招手了。

 我紧闭双眼,告诉自己,是可以挽回的,我可以用自己的努力挽回。

 可是,我的自欺,却欺不了他人。

  即使昼夜勤作息,伶俜萦苦辛,也换不来阿母一个称赞,哪怕是一个满意的眼神。在她眼中,真正贤惠的,只有罗敷姑娘吧。又有谁知晓呢,我未过门之前,在阿母眼中,也是那般贤惠,只是,现在怎么了?

 我是真的不懂。

  呵,君家妇难为啊……

阿母唯一想要的,就是遣我而归。我知道你为我说了不少好话,甚至不惜惹她老人家生气。

 只是,阿母反感我,即使我的优点,也可忽略不计,任何瑕疵,不论大小,都会放大到不可容忍。我的解释都是狡辩,你的维护都是忤逆不孝。

遣我回家,这是意料之中,阿母,不,你的母亲,终于如愿了。

 只是,我料得中这结局,却没料中这纷纭。

 你抱我以不弃,我只能答你以不离。你要我等你,我内心笃定地怀揣等待。

 可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这里早已不是我所谓的家了,我没有了归属,只有寄人篱下。被遣自归,母兄蒙受了何等的辱没,我又有何颜面违背母兄之意呢?更何况,他们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我好。    

 你看,命运总是喜欢逼迫我们背信弃义。

 在亲情面前,我的坚守是那么渺小,在他们的担忧中,我的坚守,甚至一文不值。

 现实面前,我无力反抗,我累了,仲卿,仲卿。

 含泪应承了亲事,鲜红的聘书红得让人触目惊心,像血般残忍。

 原来以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是平常话,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事情,竟是这么困难啊。

 曾道,泪如雨下什么的,真的很是好笑,怎么会那么夸张呢,而今,我是真真体会到了。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会有这么多的眼泪呢。

衣襟因泪水的润湿而颜色渐重,深深浅浅,像极了那些深刻的曾经。

 和着泪水,那些有你的回忆翻滚而起……

 曾几何时,你笑容明亮,简直照亮了我的整个生命。  

   曾几何时,你目光真诚地向我许下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曾几何时,你的宠溺,春雨、夏花、秋实、冬雪,四季的变迁,时光的轮转,都不曾遗失殆尽。

穿过我的头发的你的手,如今,是要去牵那位窈窕艳城郭的罗敷姑娘了吗?

 放手,是不是我最好的选择呢?

 想把那些回忆折叠,压入箱底,不见阳光,也许,思念就不会生长。

 顺从母兄之命,是我唯一的选择。

  可是,你的出现土崩瓦解了我的软弱妥协。

  我怎么舍得遗忘呢?仲卿,仲卿……

 时间推开了夕阳,夜晚,就姗姗而来,起伏在胸腔里的悲伤,也安静地溶解在夜色里,那么汹涌的情绪,在融融的月光中平复。

 没有什么悲伤是永恒的吧,什么都会好起来的。

 我对镜梳妆,绾了青丝,玳瑁生光,著了明月珰,光滑润泽,如新娘般美丽,新裁的绣裙将我衬得窈窕无比,面若桃花,轻起朱唇,笑容明亮——我要以我最美的一面去见你呢,愿生命定格在我最美的时刻,仲卿,仲卿。

 在死亡的入口,红尘翻滚中的俗虑都将烟消云散,没有谁的意愿能将我们的情丝隔断。

也许,在这个俗世里,我们拥抱的不是死亡,而是,浩浩荡荡、盛大的自由。

脱了丝履,走向清池,月光薄薄地铺在地上,倾泻如水,淡淡地流淌。我仿佛看见你我的归途。

有了归属的送葬,也不觉悲伤,心下反倒生了分坦然。

衣裙浸湿,重量渐增,坠着我向下。水的清凉,浸湿了那些世俗,浸湿了那些过往,浸湿了那些悲伤……我终于寻到了你我的情之所归呢,仲卿,仲卿。

一朵新鲜的浅笑在唇边绽放,我怀揣着对你的爱恋,怀想着美好的过往,思恋着你的模样,默念着你的名,仲卿,仲卿……


                                                          2012 7 31

                                     








【编者按】:
这是我高考之前写的……孔雀东南飞是一篇课本中我很喜欢的文章。看着自己那时的文字,顺便凭吊一下而已……
星流异端   2013-5-1 13:42:58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