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盛大开卷】 木槿花落  

 作者:十里

木槿望着窗外的木槿花,微微苦笑了一下。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伴着朦胧的月色,飘渺在这无人的深夜里。

“美人,夜深了!”

绿萼站在木槿的身后,轻轻地喊道。

木槿没有回头,而是轻轻地举起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酒,依旧带着那淡淡的苦涩。

“绿萼,你说,我们到这西宫到底有多久了?”

绿萼没有回答,而是对着木槿,一本正经的说道:“美人,夜深了!”

木槿轻轻放下了酒杯,回头看着绿萼,轻轻道:“都退了吧!退了吧!”

绿萼看着木槿,许久,才缓缓道:“诺!”然后,慢慢的退出了房间,关上了门!夜,再次安静起来。

再次举杯,木槿已经不知道自己到这深宫里到底多少年了?一年?两年?五年?还是说,已经十年了?自己,不过是父王送到楚国的牺牲品,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即使到了楚国,木槿,依旧无法摆脱自己的命运!一个人住在这幽幽的深宫之中,唯独陪伴自己的,却是同自己一起陪嫁过来的绿萼。或许,大家早就忘记了,在这幽幽的深宫之中,还有这么一个女子,不断的等待着,等待着。又或许,在这幽幽的深宫里面,跟自己一样,不断等待着的女子,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吧!

缓缓起身,淡淡的酒气,是木槿感到有些晕眩,吹熄了那淡淡的烛火,木槿慢慢的做出了房间,院子里面,除了木槿花依旧灿烂以外,早已经变得一片萧条。

木槿轻轻地拾起一片花瓣,却在此时,突然听见身后,有一阵东西跌落的声音。木槿正打算回头,感到身后有一个男子紧紧的禁锢了自己,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别动!别出声!”

木槿浑身一紧,只见男子用低沉的声音说道:“现在,我慢慢放开你!你不要喊,不要叫!要不,我就杀了你!”

木槿诺诺的点了点头,身后的那份温热渐渐远离,木槿慢慢的回头,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艰难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男子抬头看着木槿,月光之下,木槿苍白的脸庞显得若有若无,像坠入凡间的仙女一般,男子微微有些失神,但很快恢复,缓缓道:“给我找些纱布!再找一些金疮药!”

木槿没有回答,而是看着男子,轻轻问道:“你,是刺客吗?”

“这不是你该问的!快!给我药!要不,我就杀了你!”

木槿此时,却没有一丝恐惧,缓缓的转过身,看着那枝头的木槿花,轻轻道:“木槿花开畏日长,美人披衣门前望。不见君王只见荒,惟剩深宫木槿伤。或许死了,我也就解脱了!”

男子微微一颤,抬头看着木槿的背影,那飘渺虚无的身姿,在深夜中,却显得有几分娇弱。

男子坐了下来,捂着自己腰上的伤口,看着木槿,轻轻道:“你,想死?”

木槿依旧没有回答,而是缓缓道:“你快离开吧!今晚,我就当做没有见到你!至于之后,你是死是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你要放了我?”

男子有些疑惑?

木槿缓缓转过身,朝着屋里走去,轻轻念道:“在这宫里面,活着,都不容易……”

说罢,便关上了门,男子微微一颤,然后拿着剑,奋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看着拿紧闭的房门,男子微微翘起了嘴角。然后朝着宫院外面走去!

门口,一个青衣男子靠在那里,轻轻道:“陛下,怎么这么不小心?要杀了那个美人吗?”

男子微微摇了摇头,缓缓道:“容止,扶我回去!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受伤了!”

容止点了点头,上前扶着男子,离开的时候,不自觉的回头,看着身后那萧条的宫院,而上面,一个牌匾静静的挂着。

“清苑宫是么?”

木槿一个人静静的跪在寝坤宫的外厅上,一大清早她便被楚王宣召到了他的寝宫。木槿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到底会面对着什么,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自己素未谋面的楚王,这个将自己安放在清苑宫这么多年的楚王,为什么突然又要召见自己?

突然,只闻一阵沉稳的脚步声,木槿低下头,然后拜倒在地,缓缓道:“臣妾虞美人参见陛下!”

木槿静静地跪拜在地,却迟迟不见楚王让自己起来,脚步声依旧不紧不慢的,木槿感觉到楚王慢慢地靠近自己,然后突然便听见楚王缓缓道:“晋国公主虞木槿对吧?”

地上的木槿微微皱眉,这声音,很熟悉!

“是,陛下!”

楚王慢慢的在木槿的身边走着,然后呵呵的笑了,缓缓道:“听说你来到楚国已经五年了?想见你的父王母后吗?”

木槿微微一怔,原来自己在这深宫中,已经过了五年了呀?

“回陛下,不想!”

“不想?”

楚王的声音多了几分讥讽,然后缓缓的离开了木槿,朝着正座走去,缓缓坐了下来,才慢慢道:“起来吧!”

“诺!”

说罢,木槿便缓缓的起身,不知道是不是跪了太久,木槿一不小心,踉跄的倒在了地上!

“怎么了?腿麻了?要赐座吗?”

“回陛下,不用了!”

说罢,木槿便立刻爬了起来,然后直直的站着,然后抬头看着上座的楚王。

一见到楚王,木槿微微一怔,但很快恢复平静,心中无奈的笑了:原来是这样呀?

楚王看着木槿稍纵即逝的惊愕,微微笑了,缓缓道:“很惊讶吗?虞美人?没想到昨天浑身是血的刺客,今天却变成堂堂的一国之主!”

木槿没有回答,楚王微微笑了,继续缓缓道:“虞美人,不感兴趣为什么今天我会召见你吗?”

木槿低下了头,楚王突然站了起来,然后缓缓的靠近木槿,轻轻道:“放心!我不会杀你!相反,我还要奖赏你!”

木槿皱眉,楚王笑了道:“我要封你为二品昭仪,并从今日起,搬进寝坤宫,这奖赏如何?”

木槿惊,但还是行礼道:“谢陛下!”

楚王看着木槿,没有了昨晚的那份空灵,反而,多了几分这深宫里随处可见顺从。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样的木槿,楚王内心微微有些烦躁,然后缓缓道:“你就不感兴趣我为什么召见你吗?为什么奖赏你吗?”

木槿低着头,没有回答!

楚王上前,捏住了木槿的下巴,严厉道:“回答我!”

木槿直直的看着楚王,然后缓缓道:“因为我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与其放在一边,不如放在身边,不是吗?可是,陛下,其实杀了臣妾,也未免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楚王放开木槿,然后哈哈大笑起来,缓缓对着木槿道:“木槿,你果然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我果然没有看错!放心!我现在还不会杀你!”

木槿苦笑了一下,现在不会,那么以后呢?此时,却见楚王突然缓缓向后退了一步,然后一点一点的脱下自己的衣服,木槿微微一颤,然后直直的低下了头,楚王看着木槿羞涩的样子,又哈哈的笑了,缓缓道:“抬头,木槿!”

木槿缓缓抬起头,只见楚王赤裸着上半身,而他的腰上,紧紧地缠着一段纱布。

木槿眼中微微闪过一丝莫名的担忧,楚王看到,微微笑了,道:“我受伤的事,除了容止以外,就只有你知道了!”

木槿内心一紧!

楚王继续缓缓道:“再过几天,各国的使者就回到楚国来进贡了!木槿,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木槿直直的盯着楚王身上的伤口,然后许久才缓缓道:“回陛下,太医容止也知道!”

“但是,让一个太医频繁出入这个寝坤宫,合适吗?”

木槿沉默,楚王微微笑了,缓缓道:“木槿,在各国使者离开之前,就由你替我上药!我会带你上朝,让你见见你的皇兄!明白了吗?”

木槿点了点头,回答道:“诺!”

   三

夜,深了!木槿静静地坐在窗旁,看着浓浓的月色,心中,却像少了什么!是那陪伴了自己快五年的木槿花香吗?

“木槿,怎么了?”

楚王看着那望着窗外浓浓月色的木槿,微微有些失神,然后缓缓地走到了木槿旁边,轻轻道:“明天,我命人把清苑宫的木槿树移植过来!”

木槿微微一怔,他,注意到了吗?回头看着楚王,楚王宠溺的笑了笑,轻轻弯下腰,吻了木槿!木槿内心微微一颤,她很害怕,害怕这份温柔,自古君王无情,她不想跌入到这个深渊,可是,这样高高在上的君王,却弯下了腰,只为一吻!

楚王感觉到木槿的恐惧,微微苦笑了一下,然后缓缓离开了木槿,轻轻道:“夜深了,睡吧!”

木槿点了点头,然后却见楚王缓缓的朝着寝室外面走去,木槿内心微微一紧,这几天下来,楚王对自己一直很温柔,也不曾伤害自己,但是,太温柔了,却让木槿内心有几分恐惧。

“陛下,该换药了!”

看着楚王孤独的身影,木槿不自觉的发出声音,楚王的背影微微一颤,然后回头对着木槿灿烂的笑了,点了点头,道:“嗯!”

烛火摇曳着,透出几分暧昧的气息,木槿小心翼翼的为楚王换药,看着那深深的伤口,内心不自觉的有了几分心疼。

“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

木槿不自觉的问道,楚王微微一怔,然后轻轻伸出双臂,揽住了木槿,轻轻道:“木槿,别担心!”

木槿微微苦笑了一下,也没有挣脱,这份怀抱的温暖,在这冰冷的深宫中,令人那么的眷恋。

“陛下,先把纱布包好吧!要不,伤口又要裂开了!”

楚王点了点头,不舍得放开了木槿,木槿低着头,仔细的为楚王包扎着。楚王微微笑着,低头看着这个小小的身影。

“好了!陛下!”

楚王感觉到那娇小的指尖离开的触觉,然后轻轻吻了木槿,轻声道:“早点休息吧!”

木槿微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便见楚王起身,慢慢离开了寝室!木槿看着楚王离开的身影,然后无力的倒在床上,自己是孤独了太久了吗?这份温暖,自己可以拥有吗?没有回答,无论如何,木槿知道,自己好像已经沉沦了!如今的自己,就像在那片漫无边际的大海紧紧抓住一块飘浮的木板一般,是那么害怕这块木板碎掉!

楚王离开了寝宫,朝着御书房缓缓走去,遣退了所有的侍卫和侍女,缓缓推开了门,就见容止坐在御书房里,直直的望着自己。

“陛下,你动心了吗?”

容止开门见山的问道。

楚王却狡黠的笑了笑,缓缓道:“动心?容止,她,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

容止意味深长的看着楚王,微微挑眉,道:“工具,那么,你对这个工具,可真温柔呀!”

“呵呵,容止,在这宫里,又有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容止看着楚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缓缓道:“人家虞昭仪可真的对你动心了!”

“那又如何?容止,我只相信自己!不是你说的吗?人,都会背叛的!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自己!现在不杀她,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容止,陌悔你带了吗?”

容止微微一颤,看着楚王,轻轻道:“陌悔,天下至毒陌悔?陛下,你想清楚了吗?陌悔,就是不会后悔,是没有解药的!”

楚王轻轻点了点头,容止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留下了一包药粉,轻轻道:“我先退了,免得招人怀疑!”

楚王没有回答,轻轻把弄着那包药粉,眼中有几分无奈,几分伤痛,然后低喃道:“容止,情情爱爱,对于君王来说,都是负担,都是累赘,不是吗……”

而此时,容止的身影早就消失在这个御书房里了!

木槿轻轻地倚在窗边,看着窗外木槿花飞的木槿树,不自觉得笑了!淡淡的花香,令人微微有些自醉!

“木槿,怎么又坐在窗边了?小心感染风寒了!”

楚王慢慢的走到木槿的身后,轻轻地为木槿披上了一件披肩,木槿回头看着楚王,微微笑了,缓缓道:“第一次觉得这木槿花这么漂亮,谢谢你,陛下!”

楚王微微一颤,然后苦笑了一下,缓缓道:“听绿萼说你今早又没有吃早膳了,我刚吩咐了御膳房做了碗翡翠羹,先去喝点吧!”

木槿微微笑了,点了点头,缓缓起身,楚王看着木槿的身影,微微有些心痛。

轻轻地坐了下来,楚王小心翼翼的将翡翠羹递到了木槿的跟前,木槿看着那翠绿色的汤羹,微微地笑了,然后轻轻地舀了一小勺,抿了一小口。

“好喝吗?”

木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将勺子里的汤羹缓缓喝了下去后,轻轻地问道:“陛下,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吧!”

楚王微微一怔,然后苦笑了一下,点头道:“嗯,好的差不多了!”

木槿灿烂的笑了,然后继续舀了一勺汤羹,轻轻道:“陛下,臣妾很高兴那晚遇见了陛下!”

楚王看着木槿灿烂的笑容,内心微微一紧,望着那慢慢靠近的木槿嘴唇的汤羹,楚王突然伸手,抓住了木槿的手,道:“别喝了!”

木槿微微一怔,却见楚王的眼里多了几分悲伤和后悔,木槿轻轻地摸了摸楚王的手,笑道:“陛下,怎么了?”

楚王苦笑了一下,然后掏出一颗药丸,轻轻道:“木槿,把这个吃了吧!”

木槿看着楚王,微微有些疑惑,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接过药丸,直直的看着楚王,缓缓道:“陛下,臣妾相信你!”说罢,便把药丸吞了下去。

楚王浑身一颤,看着木槿温柔的笑容,顿时觉得有些无力。

“陛下,你没事吧?”

木槿看着楚王,有些担忧。

楚王摇了摇头,轻轻抚摸着木槿的脸颊,轻轻道:“没事,最近各国使者来了,朝中事务有些繁杂了!这汤羹凉了,还是倒了吧!”

“陛下,我没事的!你的伤才刚好!要注意休息!”

看着木槿担忧的眼神,楚王觉得有些心痛。轻轻上前,揽住了木槿,小声低喃道:“木槿,对不起,对不起!”

木槿微微笑了,对着楚王轻轻调侃道:“陛下为什么要和臣妾道歉?难道陛下后悔遇到臣妾了?”

楚王苦笑,放开木槿,轻轻道:“不,不后悔,不后悔,但是,却有些伤心罢了!”

“呵呵,陛下,臣妾会一直陪着你的,直到你不伤心为止的!”

楚王望着木槿的笑容,内心一抽一抽的疼着,然后低喃道:“木槿,不要离开我,好吗?”

木槿坚定的点了点头,楚王看着木槿的那份坚定,顿时觉得有些无力,然后乏力道:“我,我先去御书房!”

木槿没有反对,只是担忧,那眼神,却深深灼伤了楚王的心!楚王站了起来,有点像逃窜一般的离开了寝坤宫,一路上,没有一个侍卫和侍女跟着,脑海里不断回放着木槿的那双担忧的脸,信任的眼神。

走进了御书房,容止依旧在老位置坐着,容止看着楚王略带苍白的脸,轻轻的问道:“你,用了陌悔?”

楚王看着容止,然后苦笑道:“我下在汤羹里面!”

容止微微有些动容,然后继续问道:“她,喝了?”

楚王点了点头,轻轻答道:“一口,她喝了一口,但我把灵丹给她吃了!”

容止微微一怔,灵丹,天下至药。

“我说了,陌悔,是天下至毒,是无解之毒!灵丹,只能缓解,不能解毒!”

“可是她只喝了一口!只是一小口!”

楚王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容止轻轻上前,对着楚王一字一顿的说道:“即使只有一口,她,也已经中毒了!而且,中的是陌悔!陌悔!绝不后悔!”

楚王微微颤抖起来,然后苦笑道:“对呀,陌悔,绝不后悔!是不能后悔的呀……”

容止看着楚王,内心也微微有些心痛,但是,他,是君王,无情的君王;而她,中的是陌悔,天下无解之毒,陌悔呀!

“陛下,今天,你就休息吧!剩下的奏折,我会帮你弄好的!”

楚王无力的点了点头,然后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御书房,朝着御花园的方向,慢慢地走着、走着。

木槿漫不经心的走在御花园里,自从住进了寝坤宫,木槿便很少出来了!回想起楚王刚刚略微苍白的脸,木槿便突然想到御花园里摘些合欢花放在楚王的寝宫,一方面,合欢花有着安神的作用,另一方面,木槿希望自己和楚王,能如同这合欢花一般美好!

想到这里,木槿微微脸红的笑了,不自觉的加快了步伐,朝着合欢花的花圃走去。

“呦,这不是虞昭仪吗?”

突然,只闻一阵尖利的女声响起,木槿回头,便见几个衣着华丽的妃子朝着自己走来。

“虞昭仪,怎么不带些侍女,一个人出来,出了什么意外,陛下,可会心疼死了!”

木槿轻轻上前,行礼道:“参见各位夫人!”

“不敢当呀,虞昭仪!被陛下知道你对我们行了礼,我们或许就要被贬成婕妤了!”

木槿依旧面不改色,笑着对各位夫人道:“夫人言重了!妹妹承蒙陛下一时的恩宠,才成为二品昭仪的!”

“呵呵,虞昭仪,你这一时恩宠,可就住进了寝坤宫,倘若哪天,变成一世的恩宠,那么,或许我们就要叫你一声王后了!”

木槿感觉到了她们的讥讽,但也不好反驳什么。自己可以住进了寝坤宫,还是因为自己是唯三知道楚王受伤的人,倘若楚王的伤彻底好了,自己,还能继续留在楚王身边吗?

想到这,木槿微微有些心痛,几位夫人见木槿没有理会她们,顿时有些窝火,尖利道:“虞昭仪,在这深宫里面,没有什么孰是孰非,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要太高傲的好!”

木槿苦笑,点了点头,道:“夫人说的是,妹妹知错了!”

夫人们看着木槿弱弱的样子,微微笑了,缓缓道:“看你是想来摘合欢花,对吧?妹妹,告诉你,陛下最讨厌的花,便是合欢花了!”

说罢,便咯咯地笑了,越过木槿,缓缓的离开了!

木槿呆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合欢花,微微苦笑了一下,然后却闻一阵爽朗的男声笑道:“原来你就是最近在后宫传的沸沸扬扬的那朵木槿花呀!”

木槿回头,便见一个一身水蓝色的衣服的男子站在自己的身后,他长的十分清秀,与楚王的成熟不同,他的身上,多了几分清爽。

“怎么了?就被那几个疯子说了几句,就看不开啦!”

男子微微笑着,木槿苦笑,她难过的是,倘若哪天楚王不再需要她,那么,她的心,又该放在哪里了呢?

男子蹲了下去,摘了一朵合欢花,然后递给了木槿,笑道:“妻为花,君为叶,花不老,叶不落,一生同心,世世合欢,木槿,这合欢花,送给你!”

说罢,不顾木槿的反应,便将合欢花塞到了木槿的手中,在碰触到木槿的手时,男子微微一怔,低喃道:“没想到,皇兄,你还真的狠得下心呀!”然后看着木槿,轻轻问道:“木槿,你想活着吗?”

木槿微微一怔,疑惑的看着男子,男子轻轻地笑了,对着木槿道:“木槿,哪天你想离开这里,我会带你离开的!”

木槿微颤,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却见绿萼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对着木槿说道:“昭仪,你怎么在这里?”

绿萼看了木槿身边的男人一眼,微微有些警惕,男子感觉到了绿萼的敌意,轻轻笑了,对着木槿道:“木槿,我先走啦!”说罢,便转身离开了!

绿萼朝四周看了看,然后对着木槿小声道:“昭仪,二皇子找你有要事商量!”

木槿微愕,轻轻问道:“二皇兄?”

绿萼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木槿道:“昭仪,跟我来!二皇子在那边等你!”

木槿虽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跟着绿萼朝御花园的深处走去。

看见二皇子的身影,绿萼退了下来,木槿上前,看着二皇子,轻轻道:“二皇兄,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二皇子看见木槿,小心翼翼的环顾了四周,然后轻轻道:“四皇妹,父王有事要交代给你!”

木槿微微一颤,二皇子继续说道:“父王知道你现在得到了楚王的恩宠,所以,这件事只有你才能做到!”

说罢,拿了一包药粉给木槿,轻轻道:“今晚楚王设宴,你只要把这个药粉洒到楚王的酒水里面便可!”

木槿脸色一变,道:“二皇兄,你们要下毒!”

二皇子看着木槿的表情,低声说道:“放心,这只是七步散!只会让他全身无力罢了!”

“七步散?”

“对!呵呵!人家楚国窝里反,宁王今晚想要篡位,我们,不过是暗中帮点小忙,坐收渔翁之利罢了!”

“宁王要篡位!”

二皇子点了点头,看着木槿脸色难看,顿时严厉道:“皇妹,别忘了,你身上流着的,还是晋国的血!更别忘了,自古君王无情!”

木槿脸色苍白,最终看着二皇子,还是无力的点了点头。而谁也不知道,木槿内心,其实已经有了另一个计划!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计划。

二皇子灿烂的笑了。

而此时,在不远的地方,楚王死死地盯着木槿,苦笑了一下,缓缓道:“木槿,你最终,还是决定要背叛我吗……”

夜晚,楚王设宴,各国使者进贡,觥筹交错,好不热闹。木槿坐在楚王的身边,面对着各国使者,微微笑着。

二皇子看着木槿,目光有些犀利,木槿对着二皇子,微微笑了,点了点头,然后举起了自己的酒杯,对着楚王缓缓道:“陛下,承蒙陛下厚爱,臣妾才能见到自己的皇兄,以解相思之苦,这杯酒,臣妾敬您!”

楚王看着木槿手中的这杯酒水,眼神微微动容,然后轻轻道:“木槿,你真的要我喝下这杯酒吗?”

木槿微微一怔,但依旧笑着,点了点头,娇媚道:“难道陛下不喜欢臣妾了?”

楚王不顾各国大臣,然后吻了木槿,木槿微微一颤,楚王苦笑,然后接过酒杯,对着木槿缓缓道:“我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呢,木槿!”说罢,便一口气的把酒喝了下去。

二皇子喜,却见此时,木槿突然站了起来,又端了一杯酒,对着二皇子,缓缓道:“二皇兄,五年未见,臣妹敬你一杯!”

二皇子疑惑的看着木槿,却见木槿的目光清澈坚定,然后便笑了,接过了由侍女递过来的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木槿看着二皇子把酒喝了下去,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坐了下来,然后转头对着楚王缓缓道:“陛下,臣妾会一直陪着您的!”

楚王看着木槿,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端着酒,递给木槿,缓缓道:“木槿,你敬了我一杯,我也敬你一杯吧!”

木槿没有丝毫犹豫,递过酒,然后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放下酒杯,缓缓道:“呵呵,陛下,这样子,我们算是喝过合欢酒了!”

楚王苦笑,然后却闻此时一阵大喊,缓缓道:“宁王到!”

木槿抬头,便见白天在御花园见到的那个蓝衣男子,顿时微微惊愕,低喃道:“原来是他……”

楚王看着木槿微愕的表情,又望望木槿跟前那杯空空的酒杯,内心轻声道:“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好了……”

二皇子看着宁王,微微翘了嘴角,楚王对着宁王轻轻道:“皇弟,你可来迟了!”

宁王依旧带着一股道不明的清秀,上前行礼,然后微微笑道:“皇兄,臣弟来迟,可是有原因的!”

楚王讥讽的看着宁王,微微笑道:“有原因?这倒是新鲜了?你这逍遥王爷,还能有原因?”

宁王也不恼,而是微笑道:“呵呵,皇兄,这话可就不对了!我虽逍遥,但也不是无所事事,我可是收到消息,在这使者当中,可有一国,想要逼你退位了!”

楚王微微一怔,看着宁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木槿也微微皱眉,这宁王不是要自己篡位吗?

二皇子看着宁王,脸色顿时难看了许多,宁王微微笑着,然后大喊道:“来人,把晋国二皇子抓起来!”接着,便见许多侍卫冲了出来。而与此同时,楚王却见容止也带着一堆侍卫冲了进来。

容止看着宁王的侍卫朝二皇子跑去,微微惊愕,但很快配合着宁王,把晋国其他众人一并抓了起来,二皇子慌乱的站了起来,却感到一阵晕眩,然后便无力的倒在地,宁王的侍卫很快便抓住了他,一并押到了楚王跟前。

楚王看着二皇子,又看看宁王和容止,容止上前对着楚王道:“臣容止收到虞昭仪的消息,晋国二皇子意图不轨,故带众侍卫到此,捉拿晋国使者!”

楚王听后,微微一颤,惶恐的看着木槿,却见木槿上前,紧紧地握住楚王的手,轻轻道:“陛下,臣妾说了,臣妾一定会一直陪伴你的!”

楚王愣愣的看着木槿,不远处那杯空空的酒杯,刺痛了他的双眼。

“木槿,你既然背叛我!”

二皇子看着木槿,歇斯底里的喊着。

木槿看着地上的二皇子,微微笑道:“背叛?皇兄这样说可就不对了!我一直都是楚王的人,怎么能算是背叛呢?”

二皇子看着木槿一脸坚定的脸,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道:“楚王的人,哈哈,木槿,别自作多情了!自古君王无情,你一直信任着楚王,但是楚王呢,难道他也会一样真心对你?别傻了!”

木槿脸色一沉,坚定道:“我相信楚王!”

“相信?哈哈哈哈!木槿,枉你聪明一世,却最终以就被这情爱冲昏了头,相信?如果你相信他,那么,你觉得你身上中的至毒陌悔,是谁下的!”

木槿只感觉到身边楚王微微一颤,然后悲痛地看着身边的楚王,却见楚王避开了自己的眼神,木槿顿时觉得世界开始奔溃,楚王下意识伸手想要碰触她,却见木槿微微的向后退了一步,如今的她,只觉得胸口像被撕裂了一般疼痛,胸口涌起的那股腥甜,像利刃一般,想要将自己的五脏六腑撕裂,木槿损失觉得自己的世界变得支离破碎,过去与相处的那段甜蜜日子,如今,却像蚀骨的剧毒,要腐烂自己的心。

血微微的从木槿的嘴角流了下来,楚王想上前帮木槿擦了它,却见木槿冷静的看着自己,冷静让楚王心慌。

木槿缓缓的转身,走到了宁王的跟前,轻轻道:“带我走!”

楚王看着宁王握住了木槿的手,内心顿时慌乱了,大声喊道:“皇弟,你敢!”

宁王抬头看着楚王,轻轻道:“皇兄,我一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那个,绝对不是这个虚无飘渺的皇位!”

楚王看着宁王,又看看木槿背影,原来,这就是咫尺天涯。

“木槿,这一切都是他的计划,他的计划呀!”

木槿沉稳的声音响起,道:“我知道!”

楚王惨笑,看着木槿,然后轻轻道:“你走,我就杀了全部的人!”

木槿的身影微颤,然后缓缓的回过头来,甜美的笑了,道:“陛下,你不会的!”

“我会的……”

楚王有些软弱,木槿依旧笑着,但泪却簌簌的落了下来,轻轻道:“你不会的,因为,我爱你……”

楚王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内心撕裂的疼痛着,惨笑道:“原谅我……”

木槿却缓缓的摇了摇头,轻轻地上前,指着楚王的心口,缓缓道:“陛下,我爱你,所以,我不原谅你!”

说罢,转身,握着宁王的手,消失在这片漆黑的宫门里。

那指尖的余温还残留在楚王的胸口,灼伤了楚王的心,这一瞬间的恍惚,什么楚国,什么天下,在他的心中,都成了虚无。

众人看着站在中间的楚王,那萧条的身影,却依旧带着帝王的霸气,容止扭头看着不远处,那个空空的酒杯,依旧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陌悔的香味。

寝坤宫里,木槿花香飘荡在着幽幽的深宫里,而枝头的木槿花,却开始一朵、一朵的飘落了。




【编者按】:
深宫之中总有那么一些伤感的故事,纵然能够得到君王的宠爱,但却得不到真正的爱情,她们仍然内心孤独,看似荣光万丈,实则内心可怜。同样感谢作者为我们带来如此精彩的故事,期待作者更多佳作。浪漫派,文雍
小小秀才   2013-4-7 8:19:32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