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你是我今生最凄美的遇见  

 作者:铁血丹心


家乡有一条永不枯竭的小河。五年前的今天,你回家过春节,我们在小河边散步,踩着冬天的田垄上的枯草。你告诉我一个电话,说今后就是这个号码,不会再换了。

1397768579*,这是你的号,我亲爱的朋友!我们用这个号联系了3年,最后一次联系,是在2009年秋,当时我正在武汉同济医院住院部三楼,等候正在做手术的妹妹,因她做的是脑部手术,一个月内的第三次,很危险,不知能否活着出来。在医院呆了一个多月,我身心憔悴,在这种情形下接到了你的电话,你在电话里说你现在厦门,公安局到处抓人,我替你担心。你说不怕,他们要抓的是你的上线,你们只需要躲藏好,免得被抓住后被逼得供出了上线。

你说这话时很轻松,但是对你以往鼓励我去广西发财的雄心是一个无情的否定。记得那年的你,脸上挂满了笑容,我们很少见你这样高兴。你说你在广西南宁,找到了一个发财的门路,说年赚五百万不在话下,你还要我去,只需投资3800元,今后坐收红利。

我们在冬天的河边边走边聊,做着一个美丽的梦:等有了五百万,我们要收购烟店小学,要改善所有的教学设施,要把那些误人子弟的教师全部免职。要办一所超过城市的一流学校。最先要做的,就是把狼心狗肺的校长开除。

后来你走了,还打电话给我,要我去。我几次想劝你。这件事可能是陷阱,但都被你对于未来的美好憧憬所感染,不忍心给你泼冷水。

烟店小学是我们共同工作和生活了8年的地方,八年中,校长换了两界,一届比一届更贪。你姐夫在教育组工作,所以经常有准确的别人听不到的消息告诉我:如校长在外面泡了几位小姐?学校做校服收了多少回扣?学校克扣了学生多少米,现在库存多少万斤?宿舍大楼的建造中,为什么中途改了图纸?将两单元改为一单元,节约了多少钱?这些钱到哪里去了?……

记得那年春天,与我们相邻的一个镇上的小学老师来我校听课,听的是我讲的《飞夺泸定桥》。下课的时候,天已很晚,校长带领那些老师们乘车走了。后来才听说,他们开车去安陆市内红灯区,因为车中途坏了,只好折回,事情败露:原来,校长在他们学校听课后,曾经受到过这样的待遇。校长这样做,是礼尚往来。

我非常震惊,同时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当我在讲台上讲那篇课文时,我的眼前浮现出的是一个悲壮的场面,那些年轻的战士们,为了夺取泸定桥,冒着枪林弹雨,有很多战士落入桥底的激流,只是一瞬间,我们甚至没有来得及看清他们的摸样。我的眼泪禁不住涌了出来,一般讲这类课文,我都是声情并茂,学生的眼睛里也闪着泪光。

校长以及那些教师的行为,让我从此看透了学校的黑暗,并萌生了离开教育岗位的念头。我十分痛苦,又不能随便倾诉,因为,这个学校的教师们,会很快出卖我,以求校长下一年会聘请他,不至于丢掉饭碗。

这时候,只有你,我的朋友。每天,我们一起回家,在那些春夏秋冬的黄昏,在落日的余晖里,在细雨的朦胧中,我愤怒地诉说着,你默默地听着,也会跟着骂一句。你从来没有出卖过我,当我悲愤至极,你会说些安慰我的话。要我想开些,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令人无奈。你的声音很温柔,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好人。我的生命里,因为遇见了你,少了些许的痛和伤。

2000年的秋天,我当时还不知道校长的为人,他很会装,我一直以为他是一个正直的人,就答应了给他写先进材料。为了学校的荣誉,我使出浑身解数,给他写了一篇一万多字的材料。结果,全镇四位校长,只有他一人被评上京山县十佳教师,接着各种荣誉都来了:荆门市十佳教师,全国劳动模范。那年整个暑假,他都在荆门市巡回演讲,念我给他写的那份材料。欺骗了了很多人的眼泪,有一些教师甚至为他作诗,发表在荆门日报上。

去红灯区的事暴露后,你知道我有多自责,我恨我自己为什么那么蠢?于是,那年暑假,我给县教委主任李金彪写了一封投诉信,没想到,李金彪的秘书就是校长的表哥。而且,李金彪本人因为在县一中建校期间,贪污巨额财产正被双规。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处处都是豺狼心。

我因此在学校呆不下去了,刚好病了一场。就请了假,副校长和教导主任买了东西来看望我。第二天一大早,你去学校,路过我家,来看我。我把东西扔到马路上,说:你帮我拿去交给学校,我不会要他们的半分钱的东西。

你把东西捡回来(一些牛奶和蛋糕),放进冰箱里,对我说:你总是像个孩子,这东西又不是校长买的,是副校长和教导主任的心意,我不会帮你带去的。你糊涂,我不能糊涂。

谢谢你,亲爱的朋友!因为你,我不至于得罪那么多人,不至于陷自己于不义之中。倔强的我的生命里,遇见你这样的朋友,真是一件幸事。

病假期间,听说你们民师都得离校,我决定与你一起离开。这消息传到了学生那里,那天下午放学,全班五十二名学生来到我家,在客厅里嚎啕大哭。还交给我一叠给我的信,这些信我至今保存着,有些是匿名的,但我一看那字迹,就能准确地说出学生的姓名。

那个成绩最差的调皮的孩子,我曾经没少教训他。他哭得摇头晃脑,我也禁不住哭起来。也是我成人以来第一次失声痛哭,衣襟都湿了。此时,只有你,我的朋友,你帮我擦眼泪,还替我帮那些孩子擦眼泪,劝他们回家,安慰说老师会继续教他们的。

对眼前糟糕的处境,我们常常在一起抱怨,老天爷为什么不搭救一下。让我们中一个大奖,五百万,一千万,我们要实现我们的理想:还学校一片净土。

五年前的今天,你和我一起走在河边,那么开心,好像五百万就在不远处等着你。我那时觉得有点不对劲,只是觉得天上不可能掉馅饼。我一点也不知道那是传销,不知道水有多深。

我亲爱的朋友,这个社会,仿佛没有我们立身之地。在家乡,我们被全国劳模欺骗;在异乡,你又被那些衣冠楚楚的成功人士欺骗,而且骗得如此彻底,从面孔到灵魂。

你五年没有回来了,自从2009年的那个电话后,你再也没有跟我联系。2009年,家乡的冬天来得特别早,有很多老无所依的人,提前埋葬在那个冬天里。包括我敬仰的亮爹爹,他甚至没有一副棺材,那位曾经饱读诗书的少年,风度翩翩、满腹才情的公子,怎料想是如此悲凉结局。

从你的家人那里得知,你丈夫因为被电击,留下后遗症,一直是你一个人辛辛苦苦的工作,换了一点钱为他治病。

只是苦了你自己,如果你在我身边,我们一定会改变谈话的内容。我不再是那个倔强的孩子一样的大人,你也不会跟我谈怎样赚得五百万。我们彼此都经历了沧桑,这人世间,也许什么都是虚无飘渺,包括我们所爱的人,他们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永远,事实上,没有一种东西可以永恒。

去年暑假,一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你患了乳腺癌,已是晚期,不能动手术,我不相信这是事实,多方打听,他们的回答,像铺天盖地的雹子,砸在我心头隐隐作痛。我亲爱的朋友,我开始失眠,我总在想:人生有什么意义?只是如流星在天空划过,在这样短暂的瞬间,留下不同亮度的光芒罢了;又如一粒浮尘,在世间飘过,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从这个意义上说,生命对于每个人,终究成为一场过往,彼此留下些或美好或凄凉的回忆罢了。

听说,去年冬天,你三哥不幸早逝,你回家为他奔丧。昌菊打电话给我,说你瘦了很多,我说你本来就瘦。她说,你的腿子很细,一阵风就会吹倒似的,说你不大理她。我知道你的性格,我理解你的心情,一个将要离开人世的人,千里迢迢回家,来为先于自己离开人世的亲人送行,这是何等残忍和悲哀!我想像你的苦,又禁不住哭了。

大年初一,我在华容家吃饭,碰到了存东。他和我们都是同学,他走过来问我们新年好,我说,你家雪芹呢?存东笑了一下,挥手道一声别,走了。华荣开始骂我,弄得我不知所措。你知道吗?我的朋友,雪芹在去年冬天就离开了我们。她是在武汉的一条铁路上卧轨自杀的。家人寻找多日,直到网上登了一则认尸启事,家里人才发现是她,据警方提供的信息,雪芹是在八日前卧轨的,家人找到她时,她身首异处,面容已经模糊了。

我记忆中的雪芹,是一个非常爱美的女孩。她坐在我的前排,上课时,经常拿一面小镜子偷偷地照,老师也没有发现她。她扎着两条长辫子,秀美的脸蛋,白里透红。她的笑声很甜,像一股清泉,轻轻的流淌。我有好多年没见她了,不知道这样一个爱美的女孩,二十多年后,为了什么去得如此惨烈?让自己美丽的面容遗失在荒郊野外?后来听说是由于婚姻,婚姻埋葬了她的爱情,还埋葬了她的所有的一切。她也许,只是天真地相信,这世界上,有东西可以永恒,那就是爱。

下午,在香华家门前聊天,你嫂子来了,我问到了你的情况。她说,你现在靠一种药物在维持生命。春节期间,在家里不断听到一些熟人离世的消息,加上你的病,让我们这个新春充满了哀愁。我呆不下去,于初三日晚赶到荆门。我每天呆若木鸡,渴望与朋友倾诉,却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

昨天,我妹妹打来电话,说听人说,你的时日不多了。我突然想到,你需要我吗?我把那个坏掉了的手机拿去修好,在上面找到了那个电话:13977685790.。五年前,我们在河边散步,踩着冬天的田垄上的枯草,你给我这个电话,说不会换号的。

    我于是打这个电话,昨天晚上,从八点打到十点,一直无人接听。虽然毫无准备你接到电话后,该说些什么?但是我还是希望你接我的电话,我知道我的话语和钱都不可能挽救你的生命,都不可能让我们回到从前。

      以前给你打电话,问你过得好不好?现在给你打电话,想知道你还在不在人间。历尽沧桑之后,还有没有比这样更令人痛彻心扉的友情?

     我还会继续打电话,希望你接我的电话。以前,我遇到挫折时,总是你在安慰我。现在,在你弥留于人间的最后时刻,我也想给你一点温暖,虽然这温暖如此无力,无法消融那终结你生命的寒冰,但是,我还是想给你。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曾经的那些日子,我们在黄昏的夕照里,一边走路,一边大声诅咒,这个社会,这个人间,我们的心情像即将消逝的落霞一样无奈。

    就像那天边的一片落霞,你是我生命中最凄美的遇见。哪怕夜幕降临,哪怕消逝在风里,我依然看得见那灿烂的霞光,闪烁在我生命未来的旅程。

     我亲爱的朋友,我希望上帝能发发慈悲,希望奇迹在你的身上出现,希望你永远快乐生活在人间,希望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我们再去想法赚五百万,去收购烟店小学,去把这里改变成最美丽最纯洁的人间乐园。

   可以吗?

                                           你的朋友:铁血丹心

                                                     龙年2012年正月初八日晚21:39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