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当前位置:青春之歌 -> 长篇 -> 其他 -> 民国遐想之独爱 -> 第五章
第五章  

作者:这些年的记忆

刘彻的胳膊终于不疼了,刘老爷解了他的禁足令,马上就在院子里疯跑。姜天洪不在整日的练武,即使练,也在能看见刘彻的地方。

刘彻拉着姜天洪悄悄地摸进刘老爷的院子,其实两个院子是相邻的,中间隔了一堵矮墙。

姜天洪不忍扫他的兴,将头埋得低低的,跟在他的后头。刘彻拉拉姜天洪的袖子,小小声说:“看到了吗,就是那两个簸箕,里面装着红豆和绿豆的两个,我去把人引开,你去将那两个簸箕的豆豆混在一起。”

自顾自的说完,也不给姜天洪反应的时间,就跳的院子中央。

“驴儿姐,驴儿姐,你跟我来,到我的院子里来。”刘彻盯着一个穿红颜色衣服的小姑娘,貌似焦急的说。

“小东家,您可认错了,我不是驴儿。”红衣服笑眯眯的道。

“那驴儿姐呢?”

“那我不知道。”红衣服还是笑眯眯的,不慌不忙的翻晒着豆子,这几日太阳好,将谷仓的陈谷陈豆都翻出来晒晒太阳。

刘彻咬着手指,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那你赶快去给我找她呀。”

红衣服看看簸箕里的豆子,再看看固执地盯着自己看的小魔王,败下阵来。

刘彻尾随着离开,他怕红衣服突然回过头来。两人一起离开院子。倒是红衣服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刘彻,到底是个小孩呢,自己把他想的太坏了。刚刚还以为他要捣蛋。

姜天洪一见人离开了,迅速溜进院子。看也不看就将簸箕里的豆子倒在一起。反正只要是刘彻想的,他总要将它做到。

大功告成,姜天洪抬起头,刘老爷正站在院子的门口。

“是我自己要这么做的。”姜天洪想都没想,先承认再说。

“此地无银三百两。”刘老爷板着脸道。

“嗯?”姜天洪虽然8岁了,可却从未上过学,自然听不懂刘老爷再讲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你不打自招。”

这句姜天洪听懂了,是说要打犯错的人。

“就是我一个人做的,你要打就打我吧。”姜天洪盯着刘老爷的目光,一点不退缩也没有心虚的样子。

就连姜二现在也不大敢这么肆无忌惮地盯着刘老爷的眼睛看,刘老爷倒是有些欣赏这傻小子了。只是要待在彻儿身边,这孩子还不够。

“你的话已经告诉我,这事不是你一个人做的了。”

“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的,就是没有人指使我。”姜天洪认真地撒着谎。刘彻胳膊都还没有好全,不可以再挨打。

“你在第一句话就告诉我,这事不是你一个人做的。”刘老爷笃定地道,“你在骗我!”

“我没有,就是我一个人做的。”姜天洪几乎是在喊,脸憋得通红。倒不是因为没有撒过谎,也不是因为撒谎心里害怕被揭穿,而是怕刘彻最后被查出来。

“这事是彻儿让你干的吧。”刘老爷不再咄咄逼人,姜天洪一副要咬人的样子,将人逼急可不是他的目的。

多说多错。姜天洪索性低下头不再开口。

刘老爷不在意地笑笑,不说,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

“不说就是默认了?”

姜天洪嗖地抬起头,眼睛都红了。

“不是不是不是他!”近乎嘶哑的大吼,刘老爷皱皱眉,心里却在微笑。也不是不可调教,最起码这忠诚度是有的。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不能急于一时,这孩子是不错,就是楞了一点。

姜天洪跑到飞快,一直跑到晒谷场才停下来。

头上的太阳晒得姜天洪火辣辣的疼,姜天洪茫然地看着好似无边无际的谷子,在心里反省,到底是哪儿错了?老爷说从第一句就错了,那我不是一开始就出卖了刘彻?

直到太阳西斜,姜天洪才慢慢的走回刘彻的院子。他想了好久,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从第一句就错了。只是在心里下定决心,以后犯错被抓住不要先急着开口说话,还有多说多错。

刘彻这时睡午觉才刚起来。他跟着红衣服走出院子就不肯再走了,交代找到人就到他院子里去。

慢悠悠地回到院子,一个人玩了会木马和木剑,觉得自己等了好久姜天洪那笨蛋还不回来,生气了,自己回房间睡觉去了。

这一睡就是好几个小时。小孩本来觉多,再加上刘彻吃得多长得胖,一会儿就累,觉比同龄小孩多。

刘彻睡醒了会自己起来,刘老爹管着这么大的一份家业,不能轻松。刘彻打小独立也是给逼得。每次看到儿子坚强的一面,列老爷就恨不得多宠他一点才好,对于他偶尔的调皮也就视而不见。

所以,姜天洪豁出去的保护,其实并不重要。但是歪打正着,谁又能说不重要?

刘彻小性又记仇。这时看见姜天洪回来,就想起了之前的事。

“姜天洪,我让你做的事你做的怎么样了?”刘彻拿着木剑站在木马上,威风凛凛的样子。

姜天洪心里正难受,此时见着刘彻本来很高兴,听到他这么问,抬不起头来,简直恨不得从此不见刘彻才好。

刘彻自然是不懂姜天洪心里的纠结,得不到答案,只以为姜天洪这笨蛋连点小事都做不好,心里很看他不起。

当下也不再看他,摆好架势跳下木马,来到刘老爷的院子。

姜天洪看着刘彻毫不留恋的背影,心里委屈却又觉得自己应该受到惩罚,憋得慌了就去练武。

整个刘家大院,姜天洪真正在意的就只有刘彻。第一个笑着给他食物的人;第一个为他哭的人;第一个叫他弟弟说要保护他的人;第一个……

刘彻占据了太多的第一个,让姜天洪幼小却固执的心里深深地刻下刘彻的烙印。

而刘彻又是怎么想的呢?乖巧的弟弟变成笨蛋姜天洪,从姜天洪长过他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注定了姜天洪的悲剧。

其实对于自己比刘彻大这件事,姜天洪不无高兴过。他也想保护刘彻,对刘彻好。而长得高于刘彻,强于刘彻则是必要条件。

只是刘彻因此疏远自己,姜天洪想着只要自己加倍对刘彻好,总有一天刘彻能再度接受自己。以哥哥的身份。

刘彻来到他爹的院子,就见红衣服含着泪珠正在挑拣豆豆。两大簸箕的豆子,够她挑几个下午了。

只是她哭却不是为了干活,而是她回到院子看见混在一起的豆子时生气地大骂那个捣鬼的人,被老爷听到。她其实知道刘彻必定是捣鬼的人之一,只是不敢明目张胆地骂。当时老爷看她的目光像看穿她似的,把她吓哭了。

刘彻看到自己的小计谋得逞,很是得意。也不去找他爹了,原路回到自己的院子。见姜天洪又在练武,一时兴起,拿着小木剑在那儿哼哼哈哈地砍小花小草。

刘老爷正在算当月的帐,姜二走进来,很是无奈地说:“小少爷把鸡栅栏打开,把鸡放出来再都撵到晒谷场去了。”刘老爷没有放下手中的账本,嗯了一声算听到。

“鸡跑到晒谷场,那一群畜生,吃饱了将屎拉在谷子堆里。”刘老爷又嗯了一声,没说话。

“长工想把鸡赶回去,少爷站那儿拦着。”

刘老爷一把摔下账本,“简直就是胡闹。多大的太阳,他就那样跑去晒着,也不怕晒伤了。还有你,就不知道早点说重点。”

刘老爷急急忙忙地来到场上,是姜天洪站在太阳底下拦着那群长工。他代表着小东家,长工们也不敢将他拉开。再说,那边还有一个小魔星在树荫下看着呢。

刘彻一件刘老爷就知道要糟,偷偷摸摸地就想溜走。可是刘老爷已经看见他了。

将刘彻夹在腋下带走。姜天洪见刘彻在那儿又哭(其实是假哭)又叫的,也跟在刘老爷后面,倒是忽略了姜二,他亲爹。

刘彻挣扎的厉害,刘老爷忍不住在他肉呼呼的屁股上拍了两下,没敢下死劲,可也够刘彻疼的了。刘彻这回算是老实了,这孩子吃硬。

姜天洪见刘老爷这么重的巴掌说下就下去了,心疼的厉害。想着自己一点都舍不得刘彻不开心,刘老爷都舍得打他。

这孩子再不教育都敢上房揭瓦了,揭瓦倒是没什么,但摔下来怎么办?

刘老爷不介意刘彻捣蛋惹祸,但是伤着自己就不行。

不得不说正像刘老爷了解儿子,刘彻对自己的爹爹也很有一套。就着被夹着的姿势,刘彻居然睡着了。

在察觉到儿子不挣扎后,刘老爷就已经转换了姿势,由夹着变为抱着。等到院子的时候,刘彻的嘴角都已经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滴晶莹的口水。

刘老爷的手在刘彻屁股上比划几下,到底舍不得打醒睡的像小猪的儿子。

轻轻将人放到床上,刘老爷关上门出来。姜天洪还等在门口。

刘老爷想给嘴角儿子找个忠心的保镖,姜天洪无疑是很适合的人选。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