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当前位置:青春之歌 -> 长篇 -> 青春 -> 中指 -> 38
38  

作者:天涯过客

交通一点也不通,绿灯黄灯年久失修烧红了。大小汽车堆作香肠,进程艰难,好比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的和平主义道路。

战火不停,救护车还是来了。一位年轻医生下车,抽烟壮胆,端详弹吉他的,仿佛能够得出血型与心率。

一位老医生上前阻止,说,人还没死,别敬香。

年轻医生忙扔掉,说,碰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老医生说,可能是中暑了,动作快点,我来开车,我知道车少的路线。

年轻医生说,我开,我开车的技术比你好。

老医生说,技术好,没经验也不行。

年轻医生说,我觉得技术更重要,经验是慢慢积累的。我体力也比你好。

老医生说,我虽然体力不行,但还是很持久的。

年轻医生说,那也不比我持久。

老医生说,我可以吃药,维持一段时间。

年轻医生说,药有副作用,得不偿失,还不如锻炼身体,来得实在。

老医生说,锻炼个鬼,我只要这一次,一次满足就好。

年轻医生说,你想清楚了吗?别放纵自己,要为今后的幸福健康着想。

老医生说,我的激情燃烧的岁月还没完,你小子别搅和……

老医生越说越觉得离谱,立马停嘴,抢先一步坐上驾驶座。年轻医生摇头叹气,准备抬人,不想这人还有财物,先捡个音箱往车厢一扔。

砰的一声,车厢震动一下。

老医生骂道,有你这样跳上车的吗?!别以为你是实习生我就不敢打你!

说完,引擎启动,救护车开走了。年轻医生只好拨打120,再叫一辆救护车,拖走了事。

120走后,110接着就到,这就是法治精神,有治也有法。我以超验主义的叙事艺术,向电吉他的失主讲述了事件始末。

失主说,电吉他是跟我分手多年的女朋友送给我的。

我想,这句话有歧义:分手之前送的,还是分手之后送的。看失主经不起回忆的面相,无疑是前者。

失主感动万分,当场给了我五百块,夸我好人,好人不多。好人是稀有动物,为什么不纳入国家一级保护行列?

我无法继续游历,以为人世间的路不过如此,不必行万里。极乐的灭,苦短的生,中间一大片涂炭。

累极的人假装喜欢这份工作,为了不狼狈;未婚的人买个戒指戴着,为了拒空想的有企图者于千里之外。

杏子厌恶这两种人,因而加入我的阵营,我的阵营是集中营,殉道者的乐土。殉道者从不模仿长者,从不冒充老成。

小儿科还没恋爱,想结婚就想得要死 ,还没结婚,想生孩子就想得要死,还没生孩子,想父权母权就想得要死。

对梦想的感受不过是一个死,死里逃生正是俗世给予的充实,得到大流的认同,因而不寂寞。该返校了,什么也没修成。

我问永泽,中途转车更便宜,还是直接坐飞机更便宜?

永泽说,坐飞机。

其实,这个问题不必问,问是因为,万一石油涨价,半路吃亏,好怪罪到永泽头上,让他请客吃饭。如果不问,就不能嫁祸于人,求取补偿了。这也是为什么人在艰难抉择面前总听从别人的意见。永泽又栽在我手里。

城里的名胜古迹写满“……到此一游”,供人唾弃。孙猴子在如来佛祖的手指上写的字,也不知颜体柳体,嫌墨香太雅,撒泡尿示谦。有墨有尿,胜人一筹。

对于人而言,尿尿的地方不会有兴致写“……到此一游”,想写“……到此一游”的地方不会无耻地尿尿。这真是两难,此事古难全。

孙大圣五百年一大闹,一章回一小闹,我走在异都的街上,一夜都闹不起来。

这种街景太无聊了,夹道而来的商店、小推车、行道树、电话亭、小摊、情侣、单身的人兽鬼、车、土豪、伪土豪、业务员、仿欧的咖啡店、蛋糕房……我勒个去,太无聊了,一点不出彩,怎么逛得下去?

我振臂长啸道,为什么没有UFO!?为什么?!为什么——

一辆劳斯莱斯银魅停在我旁边,里面探出个男子的头,准确地说,一个瑰丽的头,戴着金项链,金墨镜,金耳环,金发卡……

瑰丽的头说,小伙子,你这么沮丧,这么迷茫,是不是失业啦?

我说,没有啊。

瑰丽的头说,是啊是啊,waiting for job 嘛,“失业”说出去不好听,待业,待业。我给你一份工作,怎么样?

我说,什么工作?

瑰丽的头说,演我的小弟弟。

我说,什么?阉你的小弟弟?

瑰丽的头吼道,不——不——是演戏的演!

我说,演就演,叫那么大声干嘛?又不是真的阉。

瑰丽的头说,不好意思,你让我的精神产生了剧痛感。先上车,去吉祥鸟大酒店。

原来,瑰丽的头本名装嫩叫超儿,自称“二八年华”,二十八岁了,是一家不明企业的大股东。

读大学的时候不幸爱上了一个俗不可耐的拜金女。超儿想知道,十年之后的今天,那女的变了没有。变了,就追,没变,就追杀。

超儿说,过一会儿,我扮成乞丐跟我的女人见面。你就假装是我的弟弟,增加真实性。

我说,我很像你的弟弟?

超儿说,不像。我看你衣服破破烂烂的,才找你的。因为你本身就像乞丐,所以不用我准备服装了。

我说,我从山上滚下来,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超儿说,天意,你多滚一几下更好。我这里有刀子,你不够烂,划划。

我说,你付我多少钱?

超儿说,成功了,给十万。

我说,怎么算成功?

超儿说,再说,再说。

大约十分钟后,超儿停车,说,下。

我说,哪里有酒店?没看到啊。

超儿说,往前走两公里就是,车停远点安全些。

我说,你的作风很像一些冒牌乞丐。

超儿说,我跟他们有着本质的不同,他们是为了钱,我是为了爱情。

我暗想,你是为了爱钱的情人的爱情。超儿摘下首饰,从后备箱取出他从一个真正的乞丐手中买来的服装。

超儿得意道,你看,我的这套比你的烂多了吧?哈哈。

我说,别穿帮了,我听说古代的丐帮帮主的就职典礼,所有人都要往新任帮主的身上吐痰。

超儿说,啊?不早说?快到酒店了,快吐快吐,我也给你吐。

于是,我们互相吐痰,一路吐到酒店,差点脱水身亡。

我说,房间是几零几?

超儿说,1406。

我说,最近电梯事故频发,我怕,走楼梯比较安全。

超儿说,全屁!等你走到了,我给你辛辛苦苦吐的痰都蒸发掉了。

我说,好吧,你带钱没有?先给我首付。

超儿掏钱包,说,给,一万。

我说,好,还有九万。

超儿说,年轻人,在社会上混,贪心是大忌。

吉祥鸟大酒店的大厅跟上海证券交易所一样豪华。一名安保人员发扬没落股票的风格,喊“停”。

我们吓了个双人跳,一个涨停,涨红脸颊,一个跌停,跌绿脚踝。

我们回望那人,下巴未谙美学,硕大无比,仿佛闹过独立运动,不顾全局地一心膜拜莱昂纳多。八字眉一撇一捺扶持起来,好比中国三流文人的相互吹捧。

安保人员说,你们两个要饭的,给我站住!

他之所以这么说,原因有二:一,我们坐住了;二,认为我们没吃午饭。

我和超儿反抗“站住”的喝令,一齐躺下,大有古希腊犬儒Diogenēs的架势。

超儿说,你这个势利眼才是要饭的!

安保人员说,给我起来!

超儿说,来屁!

安保人员说,信不信我用电棍电你?

超儿说,就算你电死了一个我,还有……

超儿本想学《功夫》说“千千万万个我”,悔群众演员找少了,只找了我一个,只好指着我,接道,还有他!

安保人员双眉气直了,呈“11”状,仿佛光棍节的logo,为他电棍的出场炒作。他一把抓住超儿的衣肩,痰粘了一手,大惊失色,忙放开他,抽出电棍滋滋两下……然后,翘辫子了。

我和超儿茫然若失,百思只得一解。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安保人员情绪失控,抽电棍的手还有痰。那痰有弹性,跟水蛭似的,在电棍上绵延不绝。

超儿对我说,你的痰立了大功,导电性能真好!

我说,快走。

我们绕过柜台,进入电梯。所幸电梯是空的,还没到荒淫的夜。

1406号房的门开了,里面的红布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

其实读大学与谈恋爱是同一回事,经营三四年,都为领证。文凭证明了一个人曾经有文化,结婚证说明了一个人未来有造化,一个是丰碑,一个是里程碑。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