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 作品编号:11218
  • 作品分类:长篇 -> 武侠
  • 发表时间:2012-2-26 2:57:45
  • 最近更新:2012-10-24 0:05:35
  • 总点击数:1835071
  • 公众版字数:311174
  • 本章节字数:3151
  • 总评论数:6

作者简介

作者笔名:风月幻音
风月幻音,九零后作家,诗人,已出版青春文学小说《谁的青春不彷徨》《那时的我,牵过你的手》等

本类编辑推荐作品

本类作品日点击排行榜

浏览历史

当前位置:青春之歌 -> 长篇 -> 武侠 -> 中原 -> 第二十二章 人心惶惶(2)
第二十二章 人心惶惶(2)  

作者:风月幻音

楚歌听他说罢,心中一片惊异,师傅从未给他说过他的生平,他也只是偶尔间听师傅说说中原腹地的故事,却不知,师傅在中原的名声如此显赫,怪不得师傅传他兵刃时再三叮嘱,原来这中间还有如此原委。

白袖又道:“其实江湖中人也不是无故生非,江湖传言,‘清明上河图’中藏有惊天秘密,里面暗藏大宋王朝几百年来积累的财富,而作画者却在画成以后不知所踪,只是留下讯息,若是集成天下十件神兵,合着‘清明上河图’便能打开宝藏秘密,富甲天下。”

楚歌道:“这俱是江湖谣传罢了,白兄也当真么?”

白袖打个哈哈,道:“我也不信的,但是我那兵器确真是一件上等兵刃,那偷我等兵器之人,便是冲着这谣言而来呢。再说江湖谣言当不得真,楚兄也不是惹上一身的麻烦,都说三人成虎,也不是空穴来风呀!”

楚歌抬头吐出一口气,心中一片郁结,短短时间,自己惹上两场官司,先是有人借名盗宝,后又俏装杀人,现如今又被偷走兵器,刚才听的白袖一番所言,只觉得一头两大,这浩淼江湖真如黑水滔滔,冲的人分不清南北,他甩甩头,道:“现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白袖道:“若传言是真,这江湖怕是又不得安宁了,想来拜佛大师也是预感到了这点,才急忙离开的。”

楚歌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大哥说江湖会有一场浩劫,原来他早有预感。

白袖看看他,又接着说到:“现在大金铁骑压境,朝廷急于抗击,没有时间腾出手来处理江湖中的事,江湖中有血性的人也自发起来组成义军抗击外敌,但是力量单薄,很多人都打着那宝藏的注意,若是找到宝藏,就能招兵买马,从而将金人驱逐出境,但是有几人是大义的啊,谁都抱着私心,若真是找到宝藏,怕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楚歌明白白袖意思,若是宝藏真有其事,以人性之贪婪,谁还有心守城,到时这江湖还不为了宝藏而闹得腥风血雨?

白袖顿了顿道:“我现在还不只担心这些呢!”

楚歌道:“白兄是担心金人也在打这批宝藏的注意?“

“楚兄聪慧过人,白某佩服。”白袖叹口气,道:“如今朝廷内忧外患,不光是金人,还有那犯上作乱的方腊宋江等人。”

楚歌顿道:“我自关外而来,一路道听途说,倒也知道中原大概,那宋江据说是个实打实的汉子,江湖人称及时雨,若是作乱,怕是不同凡响。”

白袖听罢,道:“山东及时雨我也有所耳闻,只是没有见过,江湖传言是否我也不知,但落草总是不好,如今朝廷内忧外患,他等若是兴风作浪,那还了得?”

楚歌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等既是大宋子民,就该肩扛责任,想岳飞何等英雄盖世,只可惜…….”他说到这千古名将,想到其悲惨下场,忍不住长叹一口气。

白袖却道:“朝廷人心惶惶,奸臣霸权,皇帝老儿只顾享乐,哪还知晓江山岌岌可危,恐怕等到哪天刀架到脖子上了都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哟!”

楚歌道:“这等皇帝,留着何用,若是惹我生气,我潜入皇宫,让他知晓知晓厉害。”

白袖不觉莞尔,忽又想到他盗宝之名,心中忐忑,楚歌知觉失言,脸上尴尬,白袖道:“天下苍生,就系在那《清明上河图》之上了。”

楚歌喃喃道:“莫非宝藏真就那么重要?”

白袖嘿嘿道:“不是宝藏重要,而是它身系大宋安危呀!”

楚歌听罢,心中迷茫,但又不知为何,想到年少时在昆仑山脚自由自在生活,何其快活,要不是师傅嘱咐到中原办点事情,自己也不用受到这些冤枉气,但一想自己身为大宋子民,国家危在旦夕,自己岂能袖手旁观,当下抱起酒坛,咕隆隆喝了几口,将心中郁结冲去,大喝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白袖听他说出这词来,心中酸楚,道:“若是天下再无战争,百姓安居乐业,我华夏武林也就没有这般勾心斗角了,只可惜人心不古,战乱连连,我辈儿女只能身处这漩涡之中,自顾不暇了。”

楚歌笑道:“战争来自哪里,终有归去哪里,佛家有云,有因有果,这因果,当是有人种下,便有人能解开。”

白袖不想他如此豪气,心中愁苦也为之一解,大声道:“这话说得好,因果循环,既能生,也能灭,他蛮夷侵我国土,就不许我等打他回去么?”

楚歌哈哈大笑,道:“对,打他回去。”

二人相视而笑,手中酒坛顷刻见底,楚歌踉踉跄跄回到房间,仿佛间看见一个身影,衣袂飘飘,须发尽白,眉宇间和蔼可亲,他喃喃叫出声来:“师傅。”须臾间那人影又化作泡沫不见,眼前横亘出一座大山,白雪皑皑,一道大泉自天上而来,山脚牧马成群,错落有致,帐篷星罗棋布,一片安然景象,仿佛有人唱起歌,楚歌轻声和唱,余音渺渺,若在梦中。

次日,楚歌还未转醒,却被门外声音吵到,他翻身起床,内力吞吐,将酒意去除,竖耳一听,门外二人正在争论。一人道:“楚兄弟光明磊落,此事定有蹊跷,云兄还是查仔细些为好,免得冤枉了好人,大家都不好看。”楚歌听得清楚,声音正是白袖。

另一人却道:“他落燕子做事光不光明我不知道,但是矛头在他,我若是不找他说个明白,怎对得住义兄在天之灵。”楚歌心中一惊,原来是云追影。

原来云追影身有心结,昨日被拜佛用真言勾起,真气岔走,睡了一宿,已然恢复,一打听得知楚歌也在别院,便来寻他,恰好白袖知道楚歌昨日喝得多,今早煮了些酸梅汤来给他醒酒,却不想正好撞上,二人就此争论,却不想惊醒了楚歌。

云追影道:“白当家是江湖人,知道江湖规矩,有道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姓楚的既然做了,就要偿还,我义兄在天之灵定会看着我,手刃仇人。”

白袖却道:“杀人偿命是不错,但是杀错好人却是大错特错,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想杀人,当我这青华山是摆设么?”

云追影打个哈哈,道:“青华山何等威名,寅枪荡长虹也是赫赫名声,但是杀兄之仇不共戴天,我若是连这都办不到,还活在这人世间干甚?”

白袖还想再言,却见房门打开,楚歌信步走出,边走边道:“云大人大清早就来找晦气,当真是亲热得很。”

云追影看见楚歌,眼中似也冒出火来,道:“姓楚的,准备好受死了么?”

楚歌却道:“我活得好好的,怎能受死,说你来寻晦气,当真不错。”

白袖看他平定自若,心中打个突,这二人俱是高手,当真动起手来,他这小地方哪经得起折腾,但是二人言语中杀机暗现,也不知道如何收场。

正是剑拔弩张时候,却听莫风声音自前院传来,白袖眉头一凛,心道:“莫非又有贼子来偷袭?”还未转念,却见一道人影飞快跑来,不是莫风是谁。

白袖道:“慌慌张张干什么?”

莫风跑到跟前,见了师傅,对着楚歌一笑,云追影他未曾见过,只是礼貌点头,等白袖问起,他才到:“当口传来消息,要师父去一趟恶龙谷。”

白袖奇道:“去恶龙谷干甚?”

云楚二人本来气势紧张,被莫风一叫,也消了去,听得要白袖去恶龙谷,俱都好奇起来,莫风却道:“来人说,八月十五中秋节,天外之天在恶龙谷举行武林大会,说是要结义师,共抗外敌。”

白袖道:“可有信笺?”

莫风拍拍脑袋,道:“一紧张我都忘记了,他给了我一封书信,说要师傅你亲启。说罢在胸间掏出一个牛皮信封,白袖接过,只见封面上上龙飞凤舞写着几个大字‘寅枪白袖兄长亲启’。

白袖看看云楚二人,走至一边,拆开信封,只见寥寥几笔,尽是同上结盟之事云云。落款是天外之天萧何。

白袖合上信笺,对莫风道:“传信之人长什么样?”

莫风道:“高高瘦瘦,一个鹰勾鼻,眼睛亮的吓人。”

白袖点头道:“真是他,想不到多年不见,他竟加入了天外之天。”

莫风道:“师傅认识那人?”

白袖点头道:“魔手萧何,他在江湖上成名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呢?”

云追影听到萧何之名,接口道:“可是一手翻云覆雨,一剑颠倒坤乾的萧何?”

白袖道:“正是他,想不到云大人也知他的名号。”

云追影却道:“刑部关于他的卷轴有一尺来厚,我岂能不知,曾经的江洋大盗,如今也弃暗投明了?”

白袖道:“此一时彼一时,浪子回头金不换,再说如今国家命途多舛,江湖上的恩恩怨怨自是放到一边,当以大局为重。”他这话明说萧何,实则指云追影与楚歌之间的过节,云追影听罢,叹口气,道:“我倒要看看,你们所谓的大义是什么,既要为国为民,我也不为难你们,但要去,就一同前去,若是图事不成,再来结算你我之间的恩怨。”说罢瞪着楚歌,咬牙切齿。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