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 作品编号:11218
  • 作品分类:长篇 -> 武侠
  • 发表时间:2012-2-26 2:57:45
  • 最近更新:2012-10-24 0:05:35
  • 总点击数:1834981
  • 公众版字数:311174
  • 本章节字数:4537
  • 总评论数:6

作者简介

作者笔名:风月幻音
风月幻音,九零后作家,诗人,已出版青春文学小说《谁的青春不彷徨》《那时的我,牵过你的手》等

本类编辑推荐作品

本类作品日点击排行榜

浏览历史

当前位置:青春之歌 -> 长篇 -> 武侠 -> 中原 -> 第十五章 寅枪一瞥(5)
第十五章 寅枪一瞥(5)  

作者:风月幻音

楚歌听他二人非但没有责怪这马儿闯庄盗酒之罪,反倒用马儿和自己大哥对别,又想到此二人皆是宽怀磊落之人,心中也就释然,看的二人还在说话,当下走到阿毛身前俯首说了几句,那马儿不情愿的打了个响鼻,却见楚歌扬扬腰中那怪刀,那马儿忽地打个激灵站起来,抖抖马尾自将出门去了。

白袖看得真切,楚歌腰中怪刀颇让他关注,落燕子之名早在江南武林传开,虽都说次子轻功绝顶,但手上功夫怕也是不弱,他那怪刀看是平凡,却隐约中透漏煞气,若不是神兵利器,也是世上数一数二的独门兵刃。

楚歌回过身来,道:“这死马老爱闯祸,我让他出去透透气,免得打扰你我兄弟喝酒雅兴。”

拜佛听他说道酒字,喉头打架,声响如雷,白袖收回思绪,道:“倒是怠慢贵客了,快里面请。”

几人在另一个小院落座,此院颇为清净,时而几声鸟叫声此起彼伏,楚歌抬头看去,一块横幅石匾书写‘孤雅阁’三字,字迹颇为清秀,倒像是出自女子之手。

白袖唤莫风前去招呼厨房,自己却亲自抱了两坛子酒过来,看那样子这酒乃是他珍藏许久之物。

须臾,只见莫风带着一伙下人把一干菜式上来,俱都是下酒小菜,江南各处在吃喝方面颇有深入和讲究,菜式新颖奇特,色相五味俱全,叫人吃罢唇齿留香。

白袖将两大酒坛搬上桌子,道:“你我兄弟俱都是江湖人,也就不必拘于礼数了,我们就尽管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什么狗屁斯文,都远远滚去吧!”说完内力一收,那酒坛泥封轰然裂开,一阵醇香溢来,拜佛鼻子一吸,狂喜道:“竟是女儿红?”

白袖道:“正是女儿红。”

楚歌对酒之一道不甚了解,当下道:“看大哥那神情,莫不是遇上了绝等好东西?”

拜佛道:“兄弟有所不知,这女儿红乃是一般村酒所酿。是在姑娘出世之时埋下,等到姑娘出嫁之日取出用来招待贵宾,一般都深埋地下十八年,其纯度不是一般酒水所能比拟,加之此中含有父母希冀之情,于是此酒深受民间百姓喜爱,不过今天白兄这两坛女儿红,可不止十八年啊!”

白袖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当下也接道:“大师说的是,这女儿红是我祖父所留,当年我姑姑出阁之日喝掉两坛,这两坛,足有三十多年的时间了!”

拜佛道:“怪不得这酒香凝而不散,比起那固街的‘美人涎’怕也是不遑多让啊!”

楚歌这才想起前几日曾得手的美人涎,虽然被阿毛喝了,但那酒香却是让楚歌久久难忘。白袖却惊讶道:“大师还喝过‘美人涎’?”

拜佛道:“就差一点,却被我兄弟的马儿给捡了便宜。”

楚歌呵呵笑道:“那畜生趁我和大哥不备,把我得来的好酒给糟蹋了。”

白袖道:“相传这世间有好酒无数,杜康之名更是让人向往神怡,不过现如今能称得上好酒的,确实不多了。”

拜佛道:“当年师傅说过,酒也是通灵的,人世间如此动荡不安,又岂能酿出绝世好酒?”

白袖叹口气,道:“整个江湖人心不古,还有谁能静下心来品这杯中之物啊?不过那美人涎倒也算是不错的酒种了,我也曾喝过一次,光看那聚而不散的美人图到也是一种境界。”

拜佛道:“屁,那什么美人涎我也不见得好,虽然味道纯中带涩,但是约显粗糙,要不是我酒瘾上来,也不会跟我楚歌兄弟相遇,这到是缘分了。”

楚歌笑道:“大哥莫笑小弟,我对酒中道理不太明了,我就只知道,酒到嘴边,就往肚子里咽就是咯!至于你我相遇那是上天注定的缘分。来,咱干了这杯。”

其余二人听罢都笑道:“都往肚子里咽,干了。”

三人就敞衣而坐,推杯把盏,喝得不亦乐乎。

须臾,白袖道:“光喝酒吃菜,好没兴致,不如咱来点于兴节目?”

拜佛一听,忙道:“和尚我不懂你们那些文绉绉的东西,你们尽管。”

楚歌道:“大哥莫非连划拳行酒令也不会?”

拜佛道:“划拳到时会点,但和尚我再怎么说也是出家人,被人看见岂不笑话,不来,不来。”

白袖道:“既然大师不想行酒令,那我们就来点别的。”

拜佛道:“只要是不让和尚吟诗弄墨,也不要让和尚我难做,我只管奉陪。”

楚歌问道:“不知白大哥要怎样?”

白袖道:“咱既然是江湖中人,那我们就来演练武功如何?”

拜佛道:“武功哪是演练的,那可是拿来打人的哩!这提议不好,不好。”

楚歌却道:“白兄的意思莫不是咱切磋一下心得?”

白袖道:“正是此意。”

拜佛道:“要打便打,什么心得有啥好稀奇的,我和尚行走江湖,可从没有和谁交流过习武心得呢。”

楚歌笑道:“所谓以人为镜可以喻彼此,彼此之间的交流也未尝不是好事嘛!”

拜佛道:“要交流你们交流,和尚我还是跟我的酒交流吧!”说罢抱起一坛就是海饮。

白袖看着他,心里想道,这和尚随疯疯癫癫,却透露出一幅清雅大气,江湖中能像这样的已经没多少了,我白袖自诩顶天立地,却眼看中原万里河山被大金铁骑任意蹂躏,我何来忠义之说啊!

当下只见他呼喊一声,像是平天起了个霹雳,莫风听他叫声,当下会意,楚歌转眼一瞧,只见莫风扛着一条长形兵刃,踏步赶来,还在半路,只见白修伸手成爪,内力一吸,竟把莫风肩上兵刃系在手中,莫风被他内力一引,差点摔倒,忙稳住身形,当下道:“师傅又这样了。”

楚歌听得清楚,但没来得及理会,只见白袖将那兵刃一收一缩,那兵器受到牵引,竞像老蛇脱皮一般脱下一层,楚歌定眼一瞧,原来那兵刃上还蒙了一层东西,如今被白袖内力一逼,顿时脱了开去,只见一把寒枪如盘龙出洞,呼啸声不绝于耳,真如大河滔滔,万军莫敌之势。

只闻白袖边舞边唱到:“大风起兮云飞扬,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楚歌听他声语之间颇有怅惘之色,正待感叹,却听拜佛吼道:“好一把寅枪,好一个气贯长虹。”原来他虽在吃酒,却也看到白袖在这边演练,瞧得精彩,加上那个白修功力已遂化境,此番枪法,当真看得心潮澎湃。当下将胸前佛珠往脖间一抹,道:“久闻寅枪威名,今日就让和尚讨教几招。”言罢大吼一声,身形若黑虎猎食,闪电般攻到白袖身前。白袖听他说话,知道此公定要上来找找便宜,当下将寅枪一横,护住周身大穴。拜佛一招无果,又接二连三攻出,招式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白袖暗赞道:“不愧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内力之强劲骇人听闻。”他也是好斗之人,当下寅枪赫赫发光,和拜佛电光火石过了几手,二人都暗暗惊讶,自家的本事自家还不知道?楚歌看他二人都得精彩,当下喊道:“二位哥哥光是打斗也没生趣,还是来点彩头吧!”二人虽招式凌厉,却也能知道楚歌的情景,当下白袖回答道:“兄弟有何见教?”

拜佛也喊道:“兄弟,有啥彩头,你快说说。”

楚歌道:“今天我们三人再次相聚,即是缘分,那我们就来个三龙戏珠如何?”

白袖拜佛同时道:“如何戏法?”

楚歌道:“光看你二人争斗,我这也闲不住,正好我刚开了一坛老酒,我们就以此酒为彩头,三人各凭本事,看谁能喝的下这坛子。”

白袖包佛听罢,俱都罢手过来,二人听楚歌一说,都觉得此法不错,要是真让楚歌一个人在这边把酒喝光咯,他二人还不得得不偿失啊。

拜佛当先道:“那我们就混战一场,来争夺次酒。”

楚歌却道:“大哥先别忙,以我们几人的武功,要想分出胜负怕是要花一些时间,到时候岂不是耽误了喝酒时辰。我看,咱们就以这凉亭为限,我们三人据都在厅内,各凭本事,谁要适当先得拿酒坛子里的酒喝就算谁胜,当然,若是被逼出此亭,那就视为出局哦。”

白袖道:“此法甚好,就看我三人谁能得此美酒。”

楚歌又道:“因为此亭本不宽敞,兵刃怕是伸展不开,加之我们乃是切磋,没有必要你死我活,我看,就把兵刃解下,徒手而斗吧!”

白袖听罢,大觉有理,他本就使得是长形兵刃,在如此小地方当真不好施展,楚歌的提议倒是不错。

拜佛嚷嚷道:“即使如此,那洒家的佛珠也该取下来,这也算是兵刃呢。”

楚歌道:“大哥那佛珠就算了,我们此番比试武功,不光是比武力,还有智谋,别忘了,谁先出亭,谁就出局哦,你那佛珠就不必解了。”

拜佛道:“只要是能喝到好酒,和尚我就一定不能输。再说如此好玩的事情我和尚岂能不笑到最侯?”

白袖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开始吧!”楚歌点点头,手中出力,将腰间怪刀解下,放在亭外的石山上,白袖也将寅枪抛出去,莫风看见,忙接在手中。

拜佛嘿嘿道:“那二位兄弟,和尚我就不可气了。”不等他二人回话,他已经猛龙拓虎般跃起,将那酒坛往嘴边送去,白袖楚歌二人岂能容他得呈,当下内力一吐,白袖当先赶到,伸手一档,将那酒坛子从拜佛口中拦下。

拜佛被他一阻,赶紧用力一撑,二人内力相当,那就坛子的酒水受不住如此大力,经扑通扑通冒气泡来。

楚歌暗暗一笑,身形一闪,恰是幽灵,只见他手指微曲,轻巧的从拜佛手中夺过酒坛子,拜佛白袖一看,俱都瞪大了眼睛,白袖急中生智,脚下一扯,将铺在庭中的地毯硬生生扯过,楚歌身形不稳,一个燕子翻身,在空中连番几个跟斗,正好踏在小亭边缘,拜佛狂吼一声,大手一印,大如来掌印源源不断讲楚歌笼罩进来。楚歌看得厉害,后面避无可避,当下脚下生风,乾坤挪移,闪开拜佛大如来手,拜佛一掌打偏,在那青岗大石柱上留一下窜手印。这也是他只出了五分力,毕竟他们是兄弟,切磋间哪能动了真格?

楚歌这一闪,正好落在白袖面前,白袖屈指成爪,向那酒坛抓去,楚歌将酒坛往身后一移,躲开白袖攻势,脚下各对峙一脚,楚歌毕竟在轻功上略胜一筹,但他内力比起白袖和拜佛又不及,这三人正好形成一个僵局,谁也抢不了谁去,都到最后,楚歌舍了拿酒坛子,将之放在桌上,腾出手来,和两人真真正正的斗起来。

三人都是武林中的翘楚,白袖是江南武林中有名的高手,楚歌来自西域,一身轻功高深莫测,拜佛和尚得天竺神功,加之大如来手印威猛异常,三人一直斗得一个时辰,三千招之内均无输赢。正斗到第三千二百招,却听一声惨呼传来,楚歌当先罢手,轻功一展,已落到莫风跟前,却看莫风眼睛紧闭,唇齿发抖,竟是被人暗算偷袭。

片刻,白袖拜佛也赶到,这二人一个是莫风的师傅,一个是想把莫风收做徒弟,如今一看莫风如此摸样,均不好受,拜佛真力一吐,源源不断的内力进入莫风体内,莫风虎吼一声,睁开眼睛。

拜佛的佛家真力何其纯正,如今莫风被他的内力所引导,只觉得四肢百骸充盈无比,所以才会在醒来时呼啸一声。楚歌看他醒来,忙道:“莫风,谁人伤了你?”

莫风被他一问,才想起来,惊声道:“楚大侠,师傅。你们的兵刃被抢走了。”

“什么?”白袖和楚歌同声道。

莫风颤巍巍说道:“刚才,你们正在斗法,我也看得专心,可是突然两个黑衣人突然出现,点了我的大穴,我昏之前,就看见他们拿了你们的兵器,往墙那边一闪不见了。师傅,我对不起你,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的兵器。”莫风深知那把寅枪对师傅有多重要,那就是师傅的命根子,每个晚上师傅都要把那把寅枪反复清洁,看着他师傅才能入睡,如今寅枪却在自己的手中丢失,他岂能不惭愧?

白袖却道:“没事的莫风,我们再把它找回来就是了。”

当下站起身,对着楚歌道:“楚兄,你我二人这就赶上去,看看是谁有如此大本事。”

他说这话并不奇怪,他三人的功力何其高深,竟让忍不住不觉中翻墙入院,还能伤人盗宝,虽然他三人当时在比试功力,可是也不至于有点风吹草动也不知道,看来此番偷袭之人,绝非善类啊!

拜佛道:“我陪你们一起去。”

楚歌道:“大哥,你就留在此处吧, 正好照看莫风,你不是有心想收莫风为徒嘛,如此正好拉近感情。”这话他是背着白袖说的,当着师傅的面子,让另一个人抢人家的徒弟,这不太好。况且他想,就算对方有三头六臂u,凭他和白袖的功力,也能应付得了,要是别人只是声东击西,有别的企图的话,拜佛留在此处也有保障。

拜佛道:“那好。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楚歌点点头,和白袖并肩走出小院。满园风声,吹的那帷帐哗啦啦作响。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