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 作品编号:11218
  • 作品分类:长篇 -> 武侠
  • 发表时间:2012-2-26 2:57:45
  • 最近更新:2012-10-24 0:05:35
  • 总点击数:1835029
  • 公众版字数:311174
  • 本章节字数:3172
  • 总评论数:6

作者简介

作者笔名:风月幻音
风月幻音,九零后作家,诗人,已出版青春文学小说《谁的青春不彷徨》《那时的我,牵过你的手》等

本类编辑推荐作品

本类作品日点击排行榜

浏览历史

当前位置:青春之歌 -> 长篇 -> 武侠 -> 中原 -> 第十四章 寅枪一瞥(4)
第十四章 寅枪一瞥(4)  

作者:风月幻音

原来那马儿远远瞧见主人,看这孩童和他争斗而不出声,这马儿天生异种,早通人性,知是主人试探这孩子功力,开始也不为难他,可如今这孩子几下折腾让它好受,于是嘶鸣起来,竟是要发狂的预兆。

落燕子这一叫,白袖拜佛也看出端倪,当下三人各自出手,落燕子轻功最高,当先赶到,那马儿见主人前来,也停止叫唤,莫风还未看清人影,已被两人卸下,左右两边各占一人,正是白袖拜佛。

莫风看那马儿对着那人戳了口气,落燕子用手拍拍它的脖子,那马儿又慢悠悠走向一边,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白袖暗自叹口气,拜佛唏嘘道:“好险,刚才多亏兄弟了。要不然我这要到手的徒儿怕就……”说着看向落燕子,落燕子摆手道:“这马儿性情多变,大哥也不要太在意,只要莫风没事就好。

白袖看得清楚,拱手道:“刚才白袖眼拙,没认出昆仑落雁,失礼得很,刚才要不是兄弟出手牵制烈马,我这玩徒怕是凶多吉少。”

落燕子赶紧拱手道:“白大哥言重了,我这马儿脾气暴躁,是小弟管教无方,该是我赔不是了。”

拜佛道:“都是我,说那马儿坐不得,好端端差点引出祸事。”

莫风瞪着眼睛莫名其妙的看着这几人,然后嘀咕道:“师傅,你们在说些什么啊?”

白袖这才对他道:“莫风啊,刚才你从阎王爷那里逛了一圈哩!”

莫风大惊道:“怎么会?”

拜佛道:“小莫风,你听俺说,刚才那马儿不叫坐不得,那叫根本碰不得,除了你眼前这位大叔,没人敢上去,就是你师父和我,勉强能制住了它,它也不会屈服的的,别看你刚才像是制住他一般,他只是跟你过过家家呢,他要是一个翻身,你不被压成肉饼那才怪了。”

白袖点头道:“是啊,那马儿看似瘦弱,但是你看他奔跑间不惹尘埃,四蹄生风,就是一般的汗血宝马,也难以望其项背啊!”

莫风听得他们一说,再次打量起那马儿来,果然看出那马儿的不同之处。落燕子打个哈哈道:“莫风果然聪明,已看出马儿的异处。”

莫风喃喃道:“它竟然在吐纳,暗含五行之术。”

拜佛大笑道:“世间万物,都靠呼吸维持,这马儿把呼吸节奏把握至此,不愧是天下神马。”

落燕子道:“大哥这话好没道理,既是神马,当初要大哥同骑,大哥却不理。”

拜佛道:“兄弟,此言差矣,大哥我本来就不喜骑马,况且此等神驹,非俊秀之人骑之,哥哥我长相丑陋,岂能玷污神马。”

落燕子笑道:“按你所说,那这马儿该让那蝶公子骑不成?”

拜佛哈哈道:“那什么蝶公子怎能和我贤弟相比,当初在固街我就该连他一起收拾一番,只是为了兄弟那壶酒才丢下他,兄弟莫要用他来玷污了神马。”

落燕子道:“大哥说的是,我和马儿虽然初入中原,但是一路上也算见识了这九州腹地的大好江山,期间也认识不少人,我打小听师傅说其中原地大物博,豪杰辈出,此来中原,果然见识到不少人物,不过这江湖有好也有坏,譬如那蝶公子之流,兄弟我是真看不起,这当中不乏有些偏见,还望大哥海涵。”

拜佛道:“如今这江湖水深火热,大金铁骑自北而来,气势凶猛,大宋王朝昏庸无能,我一个出家人都忍不住发火,在遇见你之前我就在湖北宰杀了几个贪官,和尚我一向敬重兄弟义气,能和你结为兄弟,实乃大慰平生,兄弟就不要说那些话来。”

白袖听得此处,哈哈道:“二位就不要唏嘘感慨了,还是先到别院,我们煮酒言谈。”

拜佛听得酒字,喉头耸动,莫风看得真切,心道:“这和尚如此威名,怎么就抵不过一个酒字?”

拜佛看出他的疑问,嘿笑道:“和尚我是一份酒一份功力,那些名头就是靠酒堆起来的。”

白袖也笑道:“莫风啊,大师是酒中霸主,你可知道拜佛师傅还有别号?”

莫风叹道:“我好像听师傅说过,叫做‘酒皇’。”

拜佛嬉笑道:“什么酒皇,俺只是好这一口,真正的酒皇我可不敢比拟。”

白袖道:“依我看来,那位前辈虽是酒中仙人,但大师你也能追溯得上的。”

落燕子也道:“听闻酒中仙翁大名,只是江湖中人不曾得见,大哥这酒皇的名头也是当得的。”

拜佛嘿嘿道:“兄弟有所不知,我这喝酒的本事,还是他老人家教的,这酒皇的名头,我可不敢要,都是江湖中人好事,给胡乱起的,要是被他老人家知晓,那我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白袖道:“原来拜佛大师师承酒中仙翁,怪不得,怪不得。”

拜佛道:“师傅他老人家就只叫我喝酒,其他的一律不管,我也是酒瘾大没办法才靠一身蛮力四处弄酒喝。这不,才遇见我楚歌兄弟。”

落燕子道:“难得大哥还记得我的名字呢,哈哈哈。”

拜佛道:“是你那昆仑落雁的名头太过吓人,还是楚歌听着顺耳。”

莫风这时候才缓过神来,听的拜佛和尚叫这文弱少年昆仑落雁,当下惊声道:“师傅,他,他是落燕子。”

白袖哈哈大笑道:“莫风啊,刚才你还细数江湖排行榜,殊不知有两位高人就在你面前啊!”

莫风点头道:“这就叫相逢何必曾相识呢!”

楚歌笑道:“莫风说得好,相逢何必曾相识,白大哥,我们就不要太过拘礼了。”

拜佛和尚道:“兄弟说的是,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填填肚子,喂饱我这肚子里的酒虫,要不然他们折腾起来,有我好受的。”

白袖笑道:“大师莫急,此去不远就是别院,有你喝的,等会我们三人定要喝个痛快。”

几人相似而笑,挽着手臂,往那别院行去,莫风紧跟其后,那马儿依旧半死不活的姿态,只是莫风再也不敢大意。

几人信步而走,西湖景色不愧是中原秀丽之大成,落燕子看的舒畅,又是一阵吟诗作赋,白袖也忍不住插上几嘴,只有拜佛和尚闭口不言,一个劲往前赶,那样子分明就在说‘酒在哪里?酒在哪里?’

莫风走在最后,看着先前和他斗法的马儿出神,这世间万物各有其妙各有奇法,那马儿竟能懂呼吸吐纳之术,难不成能修炼成人?这般想着,又忍不住打量起落燕子来,能把此等异种收服,这个大叔才是高人吧,也不枉年纪轻轻就排在江湖高手榜前三位。

还在出神,忽闻一声马鸣,原来众人已经到了别院门前,只见青砖白瓦,绿茵重重,鸟雀盘桓,几处炊烟袅袅,真若人间仙境,门前有石狮子两座,不显霸气,倒似门童,一块青木画匾,上书‘香山小筑’。

落燕子道:“好一个去处,好一所香山小筑。”

白袖打个哈哈道:“此处乃是我平时休憩所用,倒是图个清静。”

拜佛道:“香山,既是向善,白施主宅心仁厚,贫僧佩服。”

白袖拱手道:“大师言重了,想我江湖一介武夫,平日里杀孽太重,这也算是自我赎罪吧!”

落燕子道:“人在江湖,那个没有沾点血腥,哥哥何必耿耿于怀,如此美景,就不要再说伤怀的话来。”

白袖道:“楚兄弟说的是,是我失言了。”

拜佛和尚没等他把话说完,鼻子微动,大叫道:“是谁,在我之前把酒罐子打开了?”

落燕子听他这么一叫,也隐隐闻到一股酒香,当下驻足道:“莫不是我那畜生?”

这时候莫风跑出门来。看着白袖道:“师傅,刚才那瘦马儿打翻了酒窖,把一干酒水都喝的差不多了。”

众人闻言,都走进院子里,落燕子当先闪过,吼道:“阿毛,你怎如此无礼?”

莫风嘿嘿一笑,心想:“这马儿的名字真乖,叫做阿毛。”

拜佛和尚肉疼道:“这家伙,比我还快,也不知道还给和尚我留了多少?”当下挽起袖子就去翻那些打碎的坛子,那马儿躺在一边,俨然是喝醉了。

原来这一路行来,落燕子和拜佛比试功力,也未曾好好停歇,这马儿不敢忤逆主人意愿,也就强忍着没有喝酒,如今到了浙江南腹地,又听得主人说要去某处喝酒,于是一路留意,到的此处,趁众人不注意,独自进得院门,他本就爱饮酒,对酒迹藏匿之所不亚于酒中高手,于是一路寻来,竟被他发现这园中酒窖,于是乎这满窖酒水皆成了他的口中之物。

楚歌暗叫一声苦矣,这阿毛畜生就爱贪那杯中之物,如今还在别人园中干出如此下作之事,怎叫他不窘迫,可此马天性异常,楚歌对他又爱护有加,如今看此情景正不知如何是好,却听白袖哈哈笑道:“果然是比汗血宝马更为神奇的马儿,如此心性,怕是要赶上大师了。”言罢看向拜佛。

拜佛颂一句佛号,道:“白兄此言差矣,想我和尚,一生也就应承师傅意愿而饮这杯中之酒,这马儿天赋异禀,其是我能比较的?”

白袖道:“酒中仙人教授大师酒道,莫不是有种重大机缘,那就是大师你确是这杯中之物的承载。此马神异非凡,但终究是动物,这红尘渺渺,它又能知多少?”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