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 作品编号:11218
  • 作品分类:长篇 -> 武侠
  • 发表时间:2012-2-26 2:57:45
  • 最近更新:2012-10-24 0:05:35
  • 总点击数:1835089
  • 公众版字数:311174
  • 本章节字数:2396
  • 总评论数:6

作者简介

作者笔名:风月幻音
风月幻音,九零后作家,诗人,已出版青春文学小说《谁的青春不彷徨》《那时的我,牵过你的手》等

本类编辑推荐作品

本类作品日点击排行榜

浏览历史

当前位置:青春之歌 -> 长篇 -> 武侠 -> 中原 -> 第三章 大浪淘沙(2)
第三章 大浪淘沙(2)  

作者:风月幻音

“蝶公子,长得真够名不虚传嘛。”落燕子邪邪一笑,没有再在他脸上停留。

“说说吧,是你的人动我马儿吧!要怎样你划给道道来。”落燕子索性把话撂在那里,一副随便都行的架势。

原来他前脚刚进门,瘦马就匍匐在地打起盹来,这时自街角突然转出一伙人来,人人飞扬跋扈,当先一人华服贴身,一顶金玉小帽戴得歪歪斜斜,正是蝶公子。

这条老街原名固街,因房屋大多是年代久远之所,又坚固异常,故名固街。街上人本繁多,但自蝶公子出现,行人纷纷避让,那几里长街倒是空旷起来,一整微风掀开灰尘,蝶公子扶手遮眉,斜地一瞥,却见一匹瘦小马儿躺在远处,口鼻微张,出气如兰,似女子小酣,又似男子粗喘,鼾声如天外滚雷,又好比那深闺洞箫,相辅相成,竟是一次次很高深吐纳之术。

“好奇异的马。”蝶公子微微一笑,手指晃动,身边喽啰会意,几步抢到马前,就欲拉缰绳。

那廋马吐纳之间暗含周天之数,虽是鼾声大作,却明锐异常,那拉缰绳之人还未近得身前,马儿也得醒来,铜眼一睁,马嘴狂张,露出几颗洁白大牙,凶光四射。

“哟,还想咬人,看我不把你的牙拨个精光。”说话之人追随蝶公子已久,看得主人爱这马儿,有心奉承,说话间颇有豪气。

廋马哪管他说的是哪国语言,看他凶巴巴的样子,大手就快拿住缰绳,当下蹄子翻转,原地打个突,不退反进,那蹄子倒未装坚硬马掌,但是马儿用力送出,力气哪能小得了。

拿绳之人不妨,马蹄正中小腹,只觉胸口一堵,血气上涌,身体不由倒飞两丈,重重落在地上,那血气再也憋不住,一口喷将出来。

这时正好落燕子的声音自酒店传来,那马儿听得主人叫声,又是一阵嘶鸣,接着第二人又被踢飞,那人本没有多少工夫,这一脚只踢得他哭爹娇娘,一会就没了声响,看样子是摁不住痛楚,昏厥过去。

蝶公子邹邹眉头,光秃秃的没有毛发,甚是怪异。

他当然听得出来这酒店之内有高手在座,这马儿怕是不好到手了。也不管那倒地之人伤势如何,负手在后,信步而行,直往‘醉香楼’而来。

“你那马儿当真不错,我愿出三百两黄金。”蝶公子在桌边站定,居高临下看着大咧咧的落燕子,口中的语气异常沉重。

“三百两?”落燕子站起身来,酒壶里的酒已经饮尽,还有残香在口。

“嫌少?那就五百两。”蝶公子吸口气,只要他有犹豫,表示这事还有商量。

“谁稀罕你的臭钱,你那点金子留着买棺材吧,你那死鬼师傅还需要你养老送终。”落燕子拍拍屁股,板凳上有微微裂痕。

“姓落的,不要给脸不要脸,本少爷看你那马儿不差才好言相对,你当真你那昆仑虚名能唬住人?”蝶公子腾地站起身来,面皮微微颤抖,眉头上本就没有眉毛,看上去滑稽之极。

“都说这中原人才济济,却连小爷的名字都能记错,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谁说小爷姓落了。”落燕子狂笑一声,直抖得那桌椅晃晃不停。

“昆仑落燕子,不姓落,姓甚?”蝶公子微微一笑,声线如丝飘忽不定。

“呵呵,江湖人士抬爱,叫声名讳,可不是小爷的真名,伸长你的耳朵听好,小爷姓楚,单名一个歌字。免得到了阎王殿还不知道是谁收了你。

“岂有此理,你好大的口气。”蝶公子大步一踏,火气燃烧,气氛越发紧张了。

一伙属下听得主人发火,也都围拢过来,剑拔弩张的局面一触即发。

店掌柜突兀的声音却从内堂传来:“蝶公子,你的酒。”

声音刚落就闻一股酒香在空气里四散而开,纯而不浓,香而不媚,众人俱都回头看着掌柜手里端的托盘,一个小瓷玉壶,一个纯色玉杯,单调而精致,蝶公子微微一笑,正要伸手取用,一整疾风散过,掌柜的眼睛一花,身边已然站了一人,正是落燕子。

“如此美酒,还用捞什子文火煮过,那兄弟就先帮你尝尝那个看。”罗燕子嘴角一仰,也不管蝶公子阴沉的脸,指尖微跳,就要拿起酒壶。

蝶公子怎能让他得逞,这酒是他生平最爱,唤做‘美人涎’,饮一滴如抱美人而卧,醉如梦中三日不可醒,此中享受不言而喻,如今落燕子强他美酒,怎能罢休的了。

须臾之间只见他袖袍轻扬,平地挂了一整罡风,他那宽袖倒也长得出奇,直奔罗燕子面门。罗燕子正要取酒,忽见蝶公子出手,心道:“这厮终于忍不住出手了。”肩膀一挑,让过蝶公子大袖一抚,顺手推开目瞪口呆的掌柜。众人一看,那雪白酒壶已被他捏在手里,蝶公子一击未能凑效,见落燕子掀开酒壶顶盖作势欲饮,一股子气焰腾地升了起来,从进门到现在,这落燕子屡屡和他作对,又回想八年前在昆仑山脚,师傅被那老怪物打败的场景,心口怒火中烧,一声怪笑,身体拔起两丈,向落燕子欺身而来。落燕子眼睛从未离开他的身形,见他脚下生风便已看出端倪,心想:“这下功夫颇有那老死鬼风范,这小子使来倒也飘摇的很。”当下嘴角扬起,声音飘飘忽忽,行若鬼魅。

“看样子,你那师傅教的不错,鬼风之步你倒是炉火纯青了。”落燕子不等他接近,身体颓然后退,地板上一道明灭痕迹,周围桌椅被他劲风刮倒,一间大号酒馆,顿时乌烟瘴气。

掌柜的嗷嚎一声,晕厥过去。

“好个落燕子,算你有见识,我这路鬼风之步俨然有超越师傅的势头,你招子倒也亮得很。”蝶公子大笑一声,声音颇有得意。

“哈哈哈,可惜啊可惜。”罗燕子止住身形,劲气把衣襟刮得猎猎作响,他那声音却如黄钟大吕,在一阵罡风里嗡嗡作响。

蝶公子落下身形,举止潇洒,除了没有眉毛,倒真是可以胜过潘安。一听落燕子连着两个可惜,心里不禁打了个突。

“可惜什么?“蝶公子把头微偏,死死盯住落燕子。

“可惜这么好的身法,被人给糟蹋了。”落燕子哈哈大笑,一股豪气大生,拿起酒壶就要往嘴边送去。

蝶公子看得清楚,哪能容许,鬼风步连连使出,不离落燕子周围三尺之处,他袖袍宽大,没抚一次威力不容小觑,落燕子脚步看上去却零乱不堪,像是大海里的一叶孤舟,随大风飘摇,却始终不沉不没,任你狂风大浪,稳如磐石。

二人俱都以轻功游走,拳脚上的功夫却没了看头,一伙人只看得蝶公子衣袂飘飘如大江大海般行云流水,而观落燕子却似一个打滚陀螺,随波逐流,众人看得精彩,都叫起好来,那蝶公子手下之人见得主人大发神威,都兴高采烈,全部不堪之话全用来数落落燕子,落燕子身在鬼风之下,面容不改,听的那些话也只是不闻不问。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