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青春之歌网,请 登录注册   [发布作品] [作品管理]
搜书
  • 作品编号:11218
  • 作品分类:长篇 -> 武侠
  • 发表时间:2012-2-26 2:57:45
  • 最近更新:2012-10-24 0:05:35
  • 总点击数:1834951
  • 公众版字数:311174
  • 本章节字数:3263
  • 总评论数:6

作者简介

作者笔名:风月幻音
风月幻音,九零后作家,诗人,已出版青春文学小说《谁的青春不彷徨》《那时的我,牵过你的手》等

本类编辑推荐作品

本类作品日点击排行榜

浏览历史

当前位置:青春之歌 -> 长篇 -> 武侠 -> 中原 -> 第一章 风尘滚滚
第一章 风尘滚滚  

作者:风月幻音

杨花散尽,细雨低眠,正是芳菲时节。

氤氲水雾里翩然的行来一匹瘦马,马蹄零碎,溅起片片水花。

官道上低低矮矮的水洼绊住马速,斜地里一瞥,尽是一个文弱少年。

只见他倒坐在马背上,两腿来回摇荡,手臂弯里夹一酒壶,腰间挂把怪刀,边喝边吟道: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这是大诗人杜甫之作,诚叹春雨之妙。如今他倒坐马背练来,却平添一份风趣。瘦马似乎也是累了,气喘吁吁,忍不住乱串,脚步慌乱,看来背上之人也是不轻。

杨花飘飘洒洒,像是下在前夜的花雪,少年人随手一招,只见在头顶上方尽凝成一块雪白的幕,久久盘旋不散。

只闻他哼笑一声,脚尖轻点马背,像只大鸟般飞起。人还在空中,就见他把手一收,片片杨花尽都飞将出去。他喝一口白气,突然大吼出声:“宵小鼠辈,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

话音还未落,杨花已飞到四面。只闻砰砰声音大作,离官道三四丈的树影里飞出十几道身影。当中一人负手而立,衣袂飘飘,虽蒙了面巾,但是看得出年纪大概在三四十左右。

少年人飞身落地,头也不抬,直接将酒壶往嘴边送。他刚才那招排山倒海是随意而发,本就没有伤人之意。敌暗我明的情况下他至当留有后手,虽是这样,那些扬花花瓣却也在树干上留下不少痕迹。

“阁下好俊的功夫,怪不得能入的皇宫盗取白玉神龟。”说话之人却不是当中带面巾的汉子,只见从管道旁的土丘后走出一个人。此人白色面皮,头戴汗巾,腰负金带,一双高筒紫砂鞋,走路的姿势有种不带掩饰的威严。

少年看看来人,此人行走之间不带半片尘埃,十几丈的距离须臾便至,轻功之高,可见一斑。当下也不多言,他天性是个懒散之人,不喜拐弯抹角,把手一供,做了稽首,道:“阁下拦住小子去路,看样子是有备而来,不过在下时才听阁下之言,似乎把我当成闯宫盗宝之人。在下虽没有考取功名,倒也读过几年天书,这敢作敢当还是懂得的,只是在下真的未曾做过,还望阁下让开道路,放我和马儿过去。”

众人看去,那瘦马躺在一边,连喘气都很困难的样子。有个黑衣人忍不住笑到:“都快死了,你还指望它带你飞不成。”

“此言差矣,在下要走,怕是你还拦不住,再说我那马儿只是半日未曾饮酒,如今酒瘾上来才会昏昏欲睡。”少年人把手一举,那酒壶以一种诡异姿势飞到瘦马旁边,顿时方圆十丈酒香四溢。

“好酒,可惜不能一同品尝”。

为首之人缓缓走出,他的手放在大袍袖子里,没有谁知道那是一双什么样的手。

“阁下若是交出白玉神龟,我可以让你安然离去,绝不追究。”

“在下真的没有拿你说的白玉神龟,我就是一文弱书生,没事到处走走逛逛而已。”少年人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他知道今天遇到了高手,只是今天不想动手,打架也得看看日子,今儿是大大的不好。

 “落燕子,你休狡辩,还说敢作敢为,你盗走神龟留下字据,铁证如山,还想往哪里走?”站在中间的黑衣人终于说话,尽是一副公鸭嗓,他手里抖出一块布条,迎风展开,声音猎猎作响。

少年人嘿嘿一笑,并不答话,只是顺着那汉子手里看去。只见一张白色丝布上大字潦草,颇见功力。至上而下书写:盗宝者昆仑落燕子。

少年微微哼出声来,道:“我落燕子做事一向干脆利落,就算留下字据也不会如此张扬夸大,况且那神龟虽有奇能,我却用之不到,盗来作甚?”

白面这人上前一步,他的手始终未曾抽出大袖。只见他深然一笑,露出白玉般的牙齿,像一头如饥似渴的野兽。

“阁下若还执迷不如,不肯交出白玉神龟,休怪老夫动手。”他自持身份,虽未有四十年岁,却也自称老夫。

气势突然紧张,连杨花都飞的急了。

被称作落燕子的少年手微微一抖,脚下乾坤挪移,他知道对方已经蓄势待发,自己岂能坐以待毙。当下也不多言,风声荡漾,连那树枝都嘎嘎作响。

白面之人嘿笑道:“久闻江湖上排名第三的青年高手落燕子非同一般,今天就让老夫领教领教。”说罢,人已如飞天大雁,向落燕子袭来。

落燕子身形未动,以不变应万变,官道上细雨纷纷,水洼深浅不辨,贸然进攻不是上上之选,只是那白面之人自负功夫不弱,加之有一干属下在此,人多势众,忍不住想练练身手。

只见细雨之间,他连环推动,竟攻下十招不止,且动作行云流水大开大合,颇有高手之风。

落燕子衣袂飘飘,衣袍无风自鼓,待白面人近身三尺之时方才出手。动作如黑风闪电,又如脱笼之虎,只见他手腕翻转,脚行七星。功法见所未见。只是他本是善良之辈,不肯伤人,故怪刀未曾出鞘。

只闻他嘿笑道:“都说大内高手久居皇城,日夜操练,以保皇帝不时之需,如今看来,这大内高手也不过尔尔。”落燕子身轻如蝶,退守间举重如轻,还能说几句风凉话,此番功力,当真不敢小觑。

“好小子,在老夫面前也敢如此猖狂,江湖排名第三,当真名不虚传。”人的名树的影,这落燕子在江湖上出现虽不久,但是一路行来却是行侠仗义,干个几件大快人心得事情,江湖人士在这一辈年轻高手里列了一块排名榜,他仅排在第三,第一第二却是一些道听途说来的事迹,那两个人一直未曾现身。然而虽是年轻之辈,但功夫之高,连很多江湖老怪都啧啧称奇。他本是昆仑脚下养马小子,却有个怪癖师傅,从小跟着老怪物练习功夫,功力自是不言而喻。

而其轻功绝技,据说是家里残本上修得,相传是追风赶月的上乘心法,如今看他所行之身法,飘摇间不带负累,如穿柳之燕,又如采花之蝶,看得人眼花缭乱,看来所言也非不实。

白面之人连出狠手,他的手终从大袖里抽出来,竟是两只玄铁打造而成。远远看去,青光闪耀,冰冷之气在空中散开,四月的天气更添一份寒冷。

“我道是谁,原来是铁手门主到了,刚才没认出尊驾,还望赎罪。”落燕子边退边说到,只见他脚从积水里轻轻一点,连水纹都未曾扩散。

白面之人闻言,收住攻势,两只玄铁手臂在胸前交错开去,连那太阳光都比下去了。

“铁魂的名字已经过时了,难得还有人识得我手上这对钳子,当真是大慰生平啊。可惜我们道不同,不能为谋,不然一定请你喝一杯。”这白面之人正是铁手门主,江湖人称玄铁尊的铁魂。他成名之时,落燕子怕是还在上个轮回渡口点名吧!

“玄铁尊之名如雷贯耳,小子冒犯了。”落燕子虽不惧怕眼前这人,但是想他也是一等一的汉子,况且就此纠缠当真没趣。权且离开,等查明真相再到铁手门说个明白。当下默运玄功,提一口真气,长吼一声,声音如黄钟大吕,只把铁魂等震开三尺。也是奇怪,那躺在一边的马儿却突然翻起身来,众人还未看得仔细,落燕子已经飞身跃马。

铁魂怎能让他走得?只闻咻地一声,半截铁手脱臂而走,追着那马蹄影子,向少年背心飞去。落燕子头也不回,像是背上长了眼睛一般,腰中长刀突兀般出鞘,几道残影消散,只闻风声大作,那半截铁手又倒飞回来,来势比去势还猛烈几分。铁魂怎敢轻易去接,闪身避过,那玄铁从中人之间穿插而过,最后定在三丈外的石头上,入石三分。

等大家再看的时候,那马儿已经带着少年去的远了。

铁魂摇摇头,今天算是栽到家了,他嘴上不说,但是对落燕子的功夫心里却暗赞得很:“败在这人手下,也不枉了,看来自己是老咯,江湖上的年轻人,果然是不可估量。自己呆在皇宫内院,虽是说做皇上的侍卫,但是也是该退隐的时候了。”

众人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头没有叫追,他们自是不会追的,况且刚才见识那人厉害,追上去也是自取其辱罢了。

那手拿布条的有着一副公鸭嗓的人走到铁魂面前,道:“头儿,现在怎么办?”

铁魂回过神来,他看看自己的属下们,摇摇头:“算了,追不过人家,打不过人家,还能怎么办?但是白玉神龟乃皇宫至宝,传自东瀛,传说有无上功效,无论如何一定得追回来,这样吧,其他人先回客栈等候,我和马督前去看看,记住,没有我的消息和命令,不要轻举妄动。”

“是”,一干人等分了路途,铁魂看他们走远才去石头上拔回玄铁。这一拔不要紧,只见玄铁上还贴了一张布条。上书写:白玉神龟一事自会查明,到时定当亲上铁门拜会。落款尽是——昆仑落雁。

铁魂一看,才知道此人功夫高出自己太多,刚才明明就是手下留了情面。定是在和自己对招时就已经写好,又算准自己会用铁手追破一招,于是就将布条放于上面。这一系列动作,衔接得当,不露破绽,功夫和智慧可见一斑。

铁魂远视他去的方向,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在心里晕开。

前方暗云低滚,风声鹤唳,黄沙迷眼,不知是谁在呼喊,一条苍茫大路,尽是风尘滚滚。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 www.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原创文学网 湘ICP备12012699号-1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青春之歌会员在本站所发布作品、论坛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信息 营业执照报备信息(长沙工商)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用户指南 | VIP会员 | 招聘启事| 版权声明
◎2011 QingChunZhi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春之歌版权所有,禁止非法复制   鄂ICP备11011877号-1  技术支持:推蓝网络